【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30


贴个方便补前文的SY地址:※※※


阿尔弗雷德这一生经历过很多次离别,尤其是与那位和他相依为命的小少爷的分离。

自布鲁斯少年时期踏上追寻自我的征程开始,阿尔弗雷德就不断望着他的背影,伫守在韦恩宅院的大门前或者蝙蝠洞空旷清冷的大厅里,等待着年轻的主人难以预知的归期。

布鲁斯的信仰如同他日渐增长的年纪一样,愈发坚定,扎根于心。他令阿尔弗雷德倍感荣耀又忧心忡忡。

管家先自豪于他的小少爷选择的道路,又不可避免地担忧着对方的健康和安全。

蝙蝠侠是游走在哥谭黑暗长夜里的一柄利剑,在这座布满阴霾、邪魅丛生的城市里,他坚守正义涤荡罪恶,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砥砺着自己的剑锋。...

记个并不打算写的梗

和你受聊纹身聊出来的泥石流233333 @叫大湿不要叫阿秃 


小记者暗恋大总裁,知道他是蝙蝠侠,所以想给自己搞个蝙蝠纹身

然鹅钢铁之躯无坚不摧

折腾到最后他只能想到去老爷仓库偷氪石的主意

——前提是正联收缴的所有氪石都存在老爷那,你超知道他有氪石,但他不知道老爷给每一块氪石都搞了定位监控

偷出来氪石的你超兴匆匆地跑回大都会自己的小公寓那开搞

老爷监测到有一块氪石异常,追踪定位发现在小记者家里

他担心是有人要对小记者不利,开着蝙蝠机直奔大都会,通讯器呼叫你超也没人回应

——你超为了安心操作不被打扰,关闭了所有通讯

老爷又惊又怒,还巨担心你超,...

联系好托运,敲定所有的信息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老子多年夙愿要成真,即将成为有猫的人了!【哇哇大哭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9


不明原因的和谐


外链


TBC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8

 

“所以,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克拉克?”玛莎问道。

克拉克抿紧嘴巴,玛莎注意到儿子脑袋上的耳朵有些紧张地竖了起来,她不动声色地握住年轻人搁在桌上、十指交握的双手。

玛莎熟悉克拉克。这个她和乔纳森一手养大的孩子不属于地球,可他对这块降落之地的使命感胜于她所知的任何人类。玛莎为她的儿子骄傲,但她也同样明白,克拉克选择在麻烦尚未完全解决的时候回到农场来,这其中的缘由绝不会是“想念母亲”那么简单。

克拉克在她问出这个问题后,慢慢收起了之前那有点羞涩、有点甜蜜、明显是处于恋爱中的年轻人们会有的笑容。他抿了抿嘴巴,眉峰蹙起,看起来有些犹豫不决。

玛莎注视了他几秒,担忧渐渐浮上心...

本来是想元旦之前写个蝙超的pwp为今年收尾的,但就我最近工作太多累到写不出甜文来的状态来说,目测应该是不可能了,非常忧伤。

给写过的CP们做了个目录,纪念这几年来我一脚踏进欧美圈之后终于告别了网游的岁月……然后发现自己真是低产得令人汗颜,更加难过了【哇的一声哭出声】

LOF发文太散了,并且吞肉,所以链接全部用了 SY地址,如果哪天SY抽了,我再重新编辑

总之,希望大家新年快乐吧,我爱我写过的所有CP,希望他们以后能越来越好,也希望共同萌CP的小伙伴们都能越来越好。

感谢在过去的日子里所有支持过我的人,包括那些已经失去的,感谢我们曾经有过的美好交集,爱你们。

对了,补一句,因为写文没有...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7


布鲁斯回到庄园里,停好蝙蝠车,换下制服,乘上升降梯,经过客厅,路过厨房,到自己的卧室和克拉克的卧室各自转悠了一圈,仍旧没有发现期待的那个身影。

他步下阶梯,再度回到客厅里。坐在藤椅上戴着眼镜看报纸的阿尔弗雷德终于在他烦躁地开始抓头发的时候大发慈悲地开口:“他不在这里,布鲁斯少爷。”

不停踱步的人停下来,有些诧异地看向自己的管家。

“克拉克少爷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阿尔弗雷德抖了抖手里的报纸,收回从眼镜上方怜悯地注视他的主人的视线,“可怜的孩子,他给我留了字条,说想出去散会儿步。”

布鲁斯忍不住琢磨起,这个所谓的“散步”是常规的、人类意义的、出门溜达几个钟头都走不...

【蝙超】Keep Secrets,or Keep Love

想写一个蝙超相互暗恋、由主世界老爷梦到了闪点超引发的、戳破窗户纸的故事。

应该会很短,但作者工作狗,不能保证更新频率【允悲.jpg】


01

“嘿,Superman,你在么,能来一下瞭望塔么?”

Clark在报社的茶水间冲咖啡的时候,那个秘密联络器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听到闪电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Clark疑惑地微微皱起眉,Barry声音里的担忧是怎么回事。

“嘿,Flash,我在听。”

“谢天谢地!” Barry听起来松了一大口气,然后又压低了声音,“你现在方便过来么?”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这边有件大事需要解决。”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有不明对象入侵,...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6


克拉克从睡梦中缓慢醒来。

意识尚未彻底回归到身体,缩在羽绒被里同困意斗争、不肯睁开眼睛的年轻人本能地向更温暖的地方靠近,抱住辐射出温度的物体磨蹭了几下。

他感到有什么在拨弄他脑袋上卷曲的黑发,随即前额和发顶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像是一个贴心的早安吻。

早安吻,克拉克在被子底下发出满足又不失抱怨的细小哼声,十六岁生日之后玛莎已经很久不用这么温柔的方式叫他起床了,都怪氪星人也没能逃过的叛逆青春期。

等等,玛莎?他记得自己好像有段日子没回肯特农场了来着?

克拉克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始料未及的深蓝眼睛。

单手撑住脑袋,躺在他身边,一脸笑容的布鲁斯·韦恩...

看完《正义联盟》简直是蹦跳着炸裂回来的!!!远比之前预计的好看太多了!!!

电影节奏和结构是有问题,但瑕不掩瑜,起码故事讲明白了,补拍的部分弥补了不少叙事上的不足。

然后,对于电影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你超真的太好看了!!!简直美到我要哭出来,重点是性格比MOS和BVS的时候可爱和讨喜太多了!!!

老爷的补拍镜头实在太明显了哈哈哈哈哈哈,必须要233333一下【笑cry】

小闪可爱,扭转了我对演员的偏见,女神在救老爷的那场戏里战火纷飞中嫣然一笑,实在太美太有冲击力了!钢骨也很棒,和你超的台词梗虽然略俗套但是用得很恰当,效果也不错,海王个人感觉特色不足,但整体还是不错的。

总之,对于一个期...

[Inception][EA] A Lover Like Arthur

—上一更—


44

Arthur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年轻姑娘。

Ariadne倚在门框上,双手抱臂,冲他扯了扯唇角。

前哨眯起眼睛,抬高下巴俯视她,顿了三秒,才放人进来。

Ariadne取下脖子上的围巾搭在椅背上,一边摘掉手套一边踱着步子参观前哨的房子,“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亲爱的 。”

她在房间中央停住,转过身,面对房子的主人。“不接我电话,不回我邮件,拒绝接收我邮递的包裹,”她看向Arthur漂亮的深色眼睛,“许诺「任您差遣」的不是你么?”

“需要我们画一条明确的线么,” Arthur把掺了白兰地的红茶递给来访的法国姑娘,却没有在对方接过白瓷茶碟的时候松开手,“...

非常想看这样的场景:


关于红披风的友情:


复联正联搞联欢,你超粘着你队,你锤过来:“吾友!尝尝阿斯加德的美酒!”

你超瞪着你锤的红披风,一脸老乡见老乡的激动

然后奇异过来了,你超脸上的表情“亲兄弟!三个!”,冷静下来之后又看了看奇异,“这个可能是叔叔……”

你队赶紧抱走你超:不要跟他混,奇异博士会魔法的,你魔扛是负的不要跟他说话

奇异很有科研精神,想研究你超,你锤拦住他:别动吾友之弟。

奇异举起双手,表示ok,ok,你说了算

然后,三个红披风,一个红白蓝,非常开心地打起了麻将【?

你铁就肥肠不开心了,醋了,跟你蝙一边喝酒一边瞪着那桌:是我眼睛有问题了还是他...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5


克拉克被推倒在床上,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手肘刚刚支起上半身,紧随着覆上来的布鲁斯就压在他身上,制止了他的动作。

刚刚那漫长的一吻在布鲁斯的刻意之下,慢慢从温柔缱绻变得热情火辣,纯情的堪萨斯小男孩根本招架不住韦恩总裁极富技巧的挑逗,平生头一次,克拉克体验到了近乎窒息的感觉,而这对于一个可以屏气凝息几小时的氪星人来说,简直是丢脸到家了。倒进床铺里的克拉克扯紧布鲁斯胸前的衣料,满脸通红,羞愤难当。

意犹未尽的韦恩总裁握住猫咪的两只手腕抬高,按在他的脑袋两侧,把他重新压回柔软的床铺里。

“太紧张了么,我的小男孩?”布鲁斯啄吻着克拉克的鼻尖和嘴角,低声调笑。

输人不输阵...

微博上一位盆友的点梗,铁盾的浴室play,写得很匆忙,以至于没写出来原本计划的镜子play,只能等下次再写了_(:з」∠)_


要上车咩,盆友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4


克拉克关掉花洒,抹了把脸上的水。

氤氲了一室的水汽在光滑的镜面上凝结出一层水雾,克拉克走到镜子前,抬手擦拭了几下,被抹去了水珠的玻璃上清晰地倒映出顶着一对猫耳的自己。

克拉克端详了半天镜子里的黑发青年,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视线一点一点逡巡过镜中自己的五官,然后歪着脑袋垂下视线,叹了口气。


变成猫咪之后,克拉克一直都住在韦恩庄园里。尽管在开始的时候,陡生的变故和毫无自保能力的状况令人不安,但能够待在布鲁斯身边实在是个极大的诱惑,让他不由自由地选择留在这里。

新生的猫咪对自己的身体万分好奇,克拉克说不上来到底是不是猫咪的天...

打开微博被剧透一脸,难以置信

找已经看过电影的基友求证之后,又被剧透了新的东西

全踏马是shi

气哭了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3


蝙蝠侠的威胁并没有起到太好的作用,相反地,这位被他称为白兔的女士冷笑一声,更加用力地把凶器贴紧在超人的脸上。施加在匕首上的力道在克拉克的脸上制造出一道尚未刺破皮肤的凹痕,氪石造成的灼痛逼得他发出一声克制的闷哼。

“你不如来试试,”白兔收紧了勒住超人颈项的手臂,向布鲁斯挑衅,“我们来看看谁的动作更快。”

布鲁斯捏紧了拳头,嘴角抿成一条坚硬的直线。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戴安娜看了一眼身边的黑暗骑士,出声向对面问道,“说出你的目的,小姐,或许我们没必要这么为难彼此。”

“我欣赏您的气度,公主,”并不高大但意外颇有些气力的女人拖着超人,向靠近露台围栏的方向挪动,“但我...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2


当感觉到一柄短刀抵在腰间的时候,克拉克的内心是雀跃的。他几乎是心存感激地想要转过身看看这个终于肯现身的图谋不轨者,感谢对方即将结束他今晚遭受的磨难——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过联盟同事们的热情会比一把利刃更让他难以招架。

胁迫者感受到他的意图,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威胁:“不要轻举妄动,超人。”那人把短刀又往前送了送,“我手里的东西可是真的会要了你的命的。”

哦,氪石,克拉克了然。然后他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所有针对他的反派都能搞到氪石,他还以为按照蝙蝠侠的控制狂本性来说,这玩意儿只存在于他自己的孤独堡垒和蝙蝠侠的洞穴里呢。

不过,克拉克突然想起之前布鲁斯调侃他的时候说的话,...

【铁盾】The Future


剧情瞎掰,接队3内战之后


Tony不止一次地想起Steve。

复仇者大厦里有太多东西可以勾起钢铁侠的回忆。

扔在休息室沙发上的是Steve最喜欢的靠垫,美国队长轮休时候最喜欢倚在那上面津津有味地看些老掉牙的小说。水池边的沥水架侧边挂钩上挂着他惯用的马克杯,蓝色的杯壁上印着星盾的图案,紧挨着它的是红金配色画着反应堆的钢铁侠周边马克杯。自从Steve走后,Tony就再没用过那个丑得清新脱俗的杯子——那玩意儿会待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Steve觉得它跟自己的杯子很般配,不然,Tony绝对不会允许它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巨大的落地窗前,Dummy在晃头晃脑地收拾东西,它捡起来一件杂物就会掉...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1


这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舞会原本就没有太多值得期待的地方,扎塔娜的计划有些过于粗糙了,且未必真的能诱敌出洞,但蝙蝠侠暂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案,所以这个有点不靠谱的捕捉计划还是按时进行了。

布鲁斯的理智让他最后提出了还算可靠的建议——这场舞会的真正目的并没有透露给当事人和计划参与者之外的正联成员。倒不是说蝙蝠侠不信任联盟同事们的忠诚,他只是不太能相信其他人的演技(和智商)。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习惯了和敌人用真刀实枪、硬碰硬的方式解决问题,现在要他们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地静观其变瓮中捉鳖,布鲁斯无法做到完全放心。

目前来说,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大部分不知道事实真相的正联成员们...

我觉得我一定是丸了……

昨天把MOS拖出来重新看,看到北极冰原上,孤独堡垒旁边愉悦玩耍的熊熊,我突然坏掉了,我觉得那是伊利亚!!!

然后我就开了可怕的脑洞,大概就是,熊熊成精了,和卡尔做了好盆友,卡尔后来离开北极,融入人类生活,和老爷各种刚,好气,没事就跑回娘家和熊熊叨逼叨,熊熊替好哥们出头,要去哥谭暴打老爷,结果没想到刚进哥谭市就遇到了小浪催Solo,然后和Solo瞎搞了起来【x


一个未经人事被Solo调教的熊熊,后来把Solo按在床上搞到他哭着求饶。

一个可爱懵懂又善良单纯的氪星小钢炮遇到英俊狡猾的蝙蝠侠&韦恩总裁,各种被总裁气得上天又控制不住地喜欢他,被他吸引。...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0...


不,请原谅我。

如果你不在世,

如果你,亲爱的,我的爱人,

如果你,

已死去,

所有的叶子将落于我胸膛,

雨将日夜击向我的灵魂,

雪将灼烧我的心,

我将与寒冷和火和死和雪同行,

我的脚会走向你长眠之地,

我将活下去,

因为你最希望的是我能

不屈不饶,

并且爱人啊,因为你知道我不只是一个人

而是所有的人。


《亡者》的这一段,看到的时候,会想到蝙超。

起初觉得这是BVS里超人死亡之后蝙蝠侠的独白,当然,我脑补的时候给他们加戏了。假如超人死去之前互相不知底细的韦恩总裁已经和小记者在一起了,总裁先生知道小记者总是善良正义,有着光明的天真理想,他觉得这是记者先生...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9


阿尔弗雷德自然不是有意来打扰,对于肯特先生与自家少爷目前的进展,他比任何人都心存感激和欣慰,但大宅客厅里来自星城的访客已经等候多时,如果管家先生再不来请布鲁斯出去,对方大概要自己摸到蝙蝠洞里来了。

“奎恩先生带来了一份请柬,”管家先生递上手里烫金封面的信件,“他坚持要见到您本人。”

布鲁斯微微皱起眉,思忖奥利弗特意来见他是为了什么。有人轻拽他的披风,黑暗骑士扭脸,他的大猫一脸委屈。布鲁斯反应过来,哦,又一个比超人早知道蝙蝠侠秘密的联盟同事。

布鲁斯轻笑,克拉克真的满在意这件事。他俯下身,捧着克拉克的脸,亲了亲他鼻尖上有些可爱的小凹陷,“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克...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8


无论是出于伪装身份的必要性还是情感内敛不轻易予人的本性,以布鲁斯·韦恩混迹花丛多年的经验来说,被人暗示风流一夜、春宵一度的次数显然要远远高于被诚心求交往的时候。对于在你来我往的试探里如鱼得水进退自如的韦恩总裁来说,所有的露水之欢都是可以被轻易抛之脑后的,这同样也说明,即使已经年届不惑,这位花花公子仍旧没有足以说服阿尔弗雷德的稳定交往对象。

而在那层过分光鲜的伪装之后,他还有更为复杂晦涩的人生。作为犯罪之城的秩序维护者,在走出蝙蝠洞之后,很难会有人与蝙蝠侠建立深厚的感情羁绊,有些是不愿,有些则是不敢。所有不够理智的情感在布鲁斯看来都会产生如出一辙的负面影响...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7


抱着手臂的克拉克气鼓鼓地盯着布鲁斯,嘴角撇出了太过明显的弧度,以至于巴里捧着的兔子蹦跶起来,从闪电侠的掌上直接跳到了超人的肩上,耸动的鼻子凑到他唇边,大有要舔一舔的架势。

克拉克被肩上的重量和凑到眼皮底下的阴影吓得要跳起来,巴里惊叫一声,手忙脚乱地把兔子从克拉克的肩上拼命往下扯,“哈尔!!!你想干什么,放开!布鲁斯会宰了你炖汤的!”

布鲁斯皱着眉毛,看着三个人纠缠成一团。兔子哈尔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克拉克和巴里两个人怕弄伤了他不敢过分用力,费了半天劲儿才把他弄下来,克拉克看了看自己的衬衫被兔子的爪子扒拉得乱七八糟的样子,一脸狼狈地瘫坐在椅子上喘气。

“你确定这是哈...

【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6


阿尔弗雷德把最后一支矢车菊插进摆件花瓶里,完成了今天的最后一件插花作品。散发出优雅芬芳的花朵有着和克拉克的眼睛同样的澄澈蓝色,美丽又不失温和,阿尔弗雷德端详片刻,好心情地想着,应该把它摆在布鲁斯少爷的床头柜上。

想到那位让人头疼的主人,阿尔弗雷德不得不牵着嘴角摇了摇头。他看着韦恩家的小少爷从小长到大,看着他慢慢成熟直到年龄超越上一代韦恩主人,身为韦恩的管家,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支持着他的小少爷为正义事业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但并不包括孤僻自傲和作践身体的那些。他由衷地期望着,韦恩家另一位合法主人到来的速度可以比窖酒里的藏酒的消耗可以快那么一点儿,既然他已经不指望年过不惑的布鲁...

[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Treasure

无比慢热,私设如山【。


04


Scamander兄弟围坐在Newt那张半新不旧的圆桌边,颜色不太透彻的茶汤倾注在质朴的白瓷杯子里,升腾起袅袅雾气。

Theseus没介意Newt的不拘小节,端起茶杯,啜饮一口。

嗅嗅不爱待在笼子里,闹腾了半天,Newt被它吵烦了,给屋子下了咒语,确保小家伙跑不出去之后,把它放了出来。

在撞了好几次玻璃之后,肉滚滚的嗅嗅终于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饲主身边。Theseus看它有趣,掏出怀表晃了晃,一眨眼的功夫,它就蹿到了Theseus的膝盖上,把怀表抱进怀里。

贪婪的小东西拼命想要把亮闪闪的银制配饰塞进自己肚皮上的藏宝袋里,可...

[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Treasure

03


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Percival说。

Tina轻手轻脚地从门后溜进来,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她向那张宽大的的胡桃木办公桌后张望,她的上司正在专注地书写着什么,握在手中的羽毛笔飞快地在信纸上划来划去,而旁边摊开的更加宽大的纸张,一根无人操纵的笔在同样忙碌着。

Tina等了一会儿,Graves先生依旧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她不得不咳嗽一声,换取对方的注意力。

Percival抬头看了她一眼,Tina紧张地吞咽了下喉咙,下意识地用最大程度的真诚目光和微笑回馈自己的上司。

Percival看了她几秒,好笑地摇了摇头,“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说,Miss Goldstein...

【铁盾/蝙超/苏美】Never Say Never

前文:010203


04


Gaby站在台阶上,同车里的Solo道别。

“谢啦,Napoleon,”姑娘冲他飞吻,“替我向Clark和Steve问好,我听说Steve已经回来了。”

“我会的。”Solo笑着说。Gaby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Clark的嘱托。

“等下,Gaby!”Solo出声,Gaby疑惑地停下来看着他,“你知道Bruce Wayne么?我听说他最近常来学院这边,和Mr. Teller有些接触。”

Gaby打量Napoleon的神色,“你对他感兴趣?”女孩眨了眨那双深色的漂亮眼睛。

“不,是Clark,”Solo想起Clark赖在他的床...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