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4

 

克拉克关掉花洒,抹了把脸上的水。

氤氲了一室的水汽在光滑的镜面上凝结出一层水雾,克拉克走到镜子前,抬手擦拭了几下,被抹去了水珠的玻璃上清晰地倒映出顶着一对猫耳的自己。

克拉克端详了半天镜子里的黑发青年,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视线一点一点逡巡过镜中自己的五官,然后歪着脑袋垂下视线,叹了口气。

 

变成猫咪之后,克拉克一直都住在韦恩庄园里。尽管在开始的时候,陡生的变故和毫无自保能力的状况令人不安,但能够待在布鲁斯身边实在是个极大的诱惑,让他不由自由地选择留在这里。

新生的猫咪对自己的身体万分好奇,克拉克说不上来到底是不是猫咪的天性在作祟,但他的确在对着起居室的落地镜观察自己的时候,按耐不住地追着尾巴转了好几个圈。克拉克不知道管家先生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动静的,但之后阿尔弗雷德几次在布鲁斯进餐的时候反复提到这个。韦恩家的主仆二人一边自然而然地谈论着家里的新成员,话题里的当事猫,一边冲餐桌旁扶手椅上的猫咪投去关注的视线。彼时克拉克尚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身份并未暴露,他假装听不懂那两个人在说什么,背对着他们躺在属于自己的椅子上,强自镇定地舔弄前爪和肚皮,努力伪装得像只真正的无忧无虑的猫崽子——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对儿小小的三角耳朵已经升温到足以烫手的程度了。

被扎塔娜的恢复术变成现在这个始终令他觉得有些羞耻的模样之后,如非必要,克拉克很少会去照镜子。尽管没有镜子的帮助,想要打理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的时候会有些麻烦,但克拉克还算能应付得来。令他感到微微困扰的是,大宅的主人对于在这件事情上提供帮助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然而,布鲁斯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就让克拉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没法再坦然接受前者的好意。

那次尾巴梳理工作耗费了他们太多时间,用时之久远超之后克拉克自己搞定的时候,而更加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布鲁斯捧着猫咪的尾巴梳理第一下的时候,克拉克条件反射地一爪子拍红了对方的手——尽管当事人对此毫不介意,但克拉克对自己的应激反应感到相当羞愧,而托布鲁斯的福,克拉克也终于意识到,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比它看起来的要敏感得多——在那之后,克拉克就一直委婉而坚定地决绝布鲁斯的好意了。

再来一次?!开什么玩笑!

那次漫长到近乎煎熬的梳毛服务结束后,大宅的主人把针梳还给克拉克、礼貌地退出房间等他换好衣服共进早餐。布鲁斯刚刚带上房门,羞愤的氪星人就抱住自己已经变得皮毛顺滑的尾巴,把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克拉克在心里大声呻吟,感谢母星赋予他的钢铁之躯、钢铁意志!!!感谢伟大的拉奥!!!他总算能把持到最后,没有像只真正的猫跳到主人身上撒娇那样丢脸地跳上布鲁斯的大腿,但是再来一次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做到。

 

克拉克再次端详了一番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按了按那对儿存在感极强的耳朵。白兔试图掳走他的诡计没有得逞,她和被搜捕出的同伙一起被暂时关进了阿卡姆监狱——不出意外的,克拉克看到了被闪电抓住的魔术师,一个热衷于给巴里找麻烦的家伙,在被押上囚车的时候依旧用言辞挑衅着小红人和被他塞在腰间的绿灯。在他们回到韦恩大宅之前,蝙蝠简单地审讯了白兔,想要问出解除魔法的办法,可惜她令人意外地顽固了起来,不肯吐露半点有用的信息。布鲁斯凶恶地瞪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克拉克在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外,看着全副武装的蝙蝠侠,那个哥谭黑夜的传说,属于他的超级英雄,忍不住露出自豪而骄傲的笑容。

变不回来好像也没什么,他捏着自己的耳朵,第一次认真体会了下它的手感。虽然现在这种样子有点令人羞耻,不过,他对镜子里的黑发青年露出笑容,布鲁斯似乎挺喜欢的。

 

克拉克打开浴室门,抬眼看到坐在床沿的布鲁斯,用毛巾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在布鲁斯身边坐下。

布鲁斯很顺手地从他手里拿过毛巾,站起来,动作轻柔地处理起他湿漉漉的短发,还有被主人毫无章法的擦拭弄得皮毛凌乱的那对猫耳朵。

韦恩总裁的手指很灵活,略微有些粗糙,尽管那双手上有着不少或大或小的陈旧伤痕——他对外的解释千篇一律,户外冒险,极限运动,等等,这些借口曾经骗到过肯特记者,但现在克拉克知道,真相远非如此,这位韦恩先生的伤痕里藏着更深远的一些故事——但温热指腹擦过超人那对过分敏感的轻薄猫耳时,恰到好处的力道和触感都太过舒适,让克拉克快要像只真正的猫咪一样发出舒服的小呼噜声了。

“你看起来很享受。”布鲁斯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那是当然,”克拉克往他的方向靠了靠,肩头抵住他的身体,“这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待遇,我简直不愿意去想,会有多少人嫉妒这个。”

他抬手抱住布鲁斯的腰,仰望英俊的男人,“我很幸运。”

布鲁斯低笑一声,俯下身,捧住克拉克的脸。他们互相蹭了蹭对方的鼻尖和额头,交换一个柔软的亲吻。“我才是幸运的那个,”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湛蓝的眼睛,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阿尔弗雷德已经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神明都感谢过一遍了。”

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布鲁斯从抽屉里翻出吹风机,给那只乖巧地盘腿坐在床上的大猫吹干了头发和耳朵,然后示意对方脱掉浴袍。

克拉克拽紧浴袍的带子,涨红了脸,“我,我自己可以吹干尾巴!”

“别闹,”布鲁斯握住他的手腕,把想要往后躲的人往自己怀里拉近,“你自己还是不太方便。”他的手顺着克拉克的后背滑下去,停在猫咪敏感的尾椎之上,指腹若有似无地按揉着在那里画起了圈,“你知道的,我很乐意效劳。”

布鲁斯凑得太近,最后那句暧昧的话近乎耳语,带着他本人气息的热流钻进克拉克敏感的耳洞里,随着男人调情的动作,他手指的力道,衣料摩擦过皮肤的触感,所有感觉混在一起,从被布鲁斯碰触的地方一路向上,沿着克拉克的脊椎攀上整片后背,直冲大脑——

 “喂!!!”他忍住大叫一声,颤抖着声音都变了调。

羞窘异常的猫咪向后伸手,用力抓住那只企图撩开他浴袍后摆伸进去的手,注视着布鲁斯的湛蓝眼睛变得湿润水亮,让后者收紧了手臂,完全把他禁锢在怀里。

克拉克清晰地感受到了布鲁斯身体的变化,对方微微起了反应的地方颇有存在感地抵在他的腰间,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什么,布鲁斯的唇舌就寻到了他的,强势又不失温柔地闯了进来。

经验不足的小镇男孩被吻得迷迷糊糊,他感到布鲁斯的手伸向他的身后,抚摸过他的尾巴,完全不同往日的碰触方式让他忍不住阵阵战栗。

在脑子里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即将崩断之前,克拉克不合时宜地想到一个问题。

这应该不算是人※兽……吧?


TBC

评论(18)
热度(140)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