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6

 

克拉克从睡梦中缓慢醒来。

意识尚未彻底回归到身体,缩在羽绒被里同困意斗争、不肯睁开眼睛的年轻人本能地向更温暖的地方靠近,抱住辐射出温度的物体磨蹭了几下。

他感到有什么在拨弄他脑袋上卷曲的黑发,随即前额和发顶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像是一个贴心的早安吻。

早安吻,克拉克在被子底下发出满足又不失抱怨的细小哼声,十六岁生日之后玛莎已经很久不用这么温柔的方式叫他起床了,都怪氪星人也没能逃过的叛逆青春期。

等等,玛莎?他记得自己好像有段日子没回肯特农场了来着?

克拉克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始料未及的深蓝眼睛。

单手撑住脑袋,躺在他身边,一脸笑容的布鲁斯·韦恩。

“早,my love。”

克拉克还没反应过来,那个英俊的男人已经俯身过来,倾在他上方,再度亲吻了他的额头。

“宝贝儿你最好现在就起来。”布鲁斯放开他,掀起被子离开床铺。日光透过拉开了一半的窗帘照射进来,布鲁斯赤裸着健壮的身体,沐浴其中,他从地上捡起克拉克昨天穿过的浴衣披上,转过身冲床上还在迷糊的氪星人露出堪称宠溺的笑容,“如果我们再不出去,我已经可以想象阿尔弗雷德会用什么样的眼神谴责我了。”

克拉克眨巴了两下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昨夜的记忆伴随着肌肉牵拉造成的微妙酸痛一起涌进了脑子里,那些贴着他耳朵说出的下流调情话语,肌肤相处亲时几乎烫到他的灼热温度,那些游走过他全身的粗糙温柔抚摸,还有他意乱情迷时顾不上羞耻的带着泣音的大声请求……

他忍不住抬手捂住脸,呻吟出声,“喵——”

布鲁斯的动作一顿,扭脸看向自己的情人。

克拉克捂着嘴巴坐在床上,一副被自己吓到的模样。

“克拉克?”布鲁斯迟疑地叫了他一声,黑发的青年抖抖脑袋上的毛耳朵,委屈地皱起眉毛,发出回应:“喵QAQ”

布鲁斯僵在原地,刚刚捡起来的毛巾又掉回地上。

 

蝙蝠侠像是一片自带低气压的阴云走出瞭望塔传送台的时候,巴里刚把最后一块披萨塞进嘴里。

控制台上的灰色兔子敏锐地感受到空气中的异动,它直立起上身,小巧的鼻子耸动两下,黑亮湿润的眼睛直直盯着蝙蝠进来的方向。

背对着传送台的巴里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他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口齿不清地揶揄起男友不同寻常的举动——好像“兔子站起来”比“即将成为男朋友的好友变成兔子”更令他感到新奇似的。

布鲁斯没有像往常一样苛责闪电在瞭望塔偷吃零食的坏习惯,他从那对小情侣——无论他们宣布与否,只要不是瞎子就能明白灯侠和闪电之间的关系——的身边直直掠过,带起一阵风,把周身的阴郁像是成熟的孢子一样播撒到巴里所在的区域,成功让闪电被嘴里的食物噎到。他转进电梯里的时候,看到巴里一边朝这边张望一边磕磕巴巴地在同哈尔确认着什么。

布鲁斯抿了抿嘴巴,半个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随即又在电梯门彻底合上后迅速褪去。

升降梯带着阴郁得简直可以滴出水来的蝙蝠侠上升到顶层。

 

瞭望塔最顶层的巨大房间里,白兔交叠起修长的双腿,把它们架到面前的长桌上。

在被暂时关押进阿卡姆监狱后,这位绑架未遂者就抛弃了伪装用的晚会礼服,现出原本的兔女郎装扮,现在,它们和年轻女士姣好的身躯一起大大咧咧地展示在蝙蝠侠面前,可惜并没有让后者脸上的肌肉为此多牵动一下。

白兔环视了一下这个过分简朴的房间,冷冷的银色涂层覆在复合材料的墙壁和天花板上,脚下的地板是深色的,除了面前的长桌和加上她坐着的那一把在内的两把椅子,再无其他。她的目光落到站在背对着她站在巨大落地窗前的蝙蝠侠身上,窗外是漆黑辽阔的宇宙,一身玄衣黑甲的蝙蝠几乎要融进这片黑暗里。

“蝙蝠……,”她抱起双臂,右手的手指在自己的上臂来回划动,甜腻的嗓音令人不适,“把我带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呢?”

布鲁斯的目光从窗外广袤深远的宇宙中撤回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玻璃上倒映出来的影像。

他转回身,看着白兔,没有开口。

白兔和面无表情的蝙蝠侠对视三秒,突然笑了。

“看来那只小猫不太妙,”她满意地说,露出胜利的笑容,“你有求于我。”

 

扎塔娜走下传送台,巴里旋风一样刮到她面前。

面对闪电不安中混杂了期待的眼神,魔术师摇了摇头。

巴里垂头丧气地走到一边,扎塔娜走到控制台前抱起兔子。

“布鲁斯来过了,”巴里说,“他还在上面,看起来不太好。”

“两个消息,闪电,”扎塔娜抚摸着兔子的耳朵和后背,“好消息和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坏的那个吧。”耷拉着脑袋的闪电走过来,心不在焉地揪了揪哈尔的尾巴。

“你那个关于「真爱之吻」的王子唤醒公主的点子已经被蝙蝠侠试过了,没用。”扎塔娜望着巴里说道,后者看起来更难过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原本还指望着这个能让蝙蝠开心点,布鲁斯阴沉的样子真的吓到他了。

“布鲁斯做了些,”扎塔娜字斟句酌,“做了些更深入的事情,但超人的状态没有变得更好,甚至更糟。”

“更深入?更糟?”

扎塔娜一脸的讳莫如深,巴里放弃了追问。

“那好消息是什么?”他近乎哽咽道。

“他现在没心情管你在瞭望塔干什么了,”扎塔娜尽量表现得在为他开心,她举起手里的哈尔兔子,“而且你也不需要担心为了解除魔法必须要和这只小家伙做什么有违道德的事情了。”

巴里绝望地看了眼哈尔,又看向扎塔娜。魔术师伸手指了指天花板,“你那些下※流主意,他全都试过了,没用。”

巴里真的想哭了。

 

“不要低估你的对手,嗯?”白兔起身,走到蝙蝠面前,露出报复的微笑,“原样还给你,亲爱的。”

“我想,一直以来你们都有个误区。”沉默至今的蝙蝠侠望进白兔的粉色眼眸沉声开口。

“你们觉得我从来不会真的伤害你们,“他说,”这或许给了你们胆量,让你们开始践踏我的底线。”

白兔在他冰冷锐利的注视下僵住,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却不能移动更多。面前这个男人一瞬间让人有了置身鬼魅丛生的深夜的错觉,恐惧如同藤蔓紧紧缠住她的双腿和心脏,她仿佛看到张开翅膀露出利齿的巨大蝙蝠。

 “可以继续尝试,”布鲁斯靠近她,贴在她的耳侧,“试试我是不是真的会任由你们继续这么做。”


TBC


毫不夸张地说,二刷《正联》看到正片最后一幕你超扒开外套露出里面的超人制服的时候,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实在是太好了。


评论(8)
热度(90)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