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27

 

布鲁斯回到庄园里,停好蝙蝠车,换下制服,乘上升降梯,经过客厅,路过厨房,到自己的卧室和克拉克的卧室各自转悠了一圈,仍旧没有发现期待的那个身影。

他步下阶梯,再度回到客厅里。坐在藤椅上戴着眼镜看报纸的阿尔弗雷德终于在他烦躁地开始抓头发的时候大发慈悲地开口:“他不在这里,布鲁斯少爷。”

不停踱步的人停下来,有些诧异地看向自己的管家。

“克拉克少爷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阿尔弗雷德抖了抖手里的报纸,收回从眼镜上方怜悯地注视他的主人的视线,“可怜的孩子,他给我留了字条,说想出去散会儿步。”

布鲁斯忍不住琢磨起,这个所谓的“散步”是常规的、人类意义的、出门溜达几个钟头都走不出哥谭的那种,还是一跺脚就能从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瞬间到达北极的意思。

“您不必太过担心,”阿尔弗雷德扫了一眼他的少爷,对那道在对方的眉心隆起的褶皱感到满意,毕竟他已经很多年不曾见过这位倔强的、固步自封的主人对谁有过这种在乎,“克拉克少爷的能力远在任何人之上,他能解决的事情会比碰到的麻烦要多。”

布鲁斯沉默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巴,坚毅的下巴和唇部线条柔和下来,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我看起来像是很需要安慰的样子么,阿尔弗雷德?”

“您看起来更像是因为没吃到糖果而得不到满足的小孩子。”阿尔弗雷德折叠起手里的报纸,搁在桌上,“原谅我这么说,先生。”

布鲁斯难得没有回击管家先生的嘲讽,他再度抿了抿嘴巴,有些泄气地窝到了沙发里。

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他起身,在路过布鲁斯的时候轻拍对方的肩膀,“晚饭之前他会回来的。现在,我先去给您准备下午茶,少爷。”

 

克拉克在肯特农场的上空徘徊着,小心地不被偶然路过的人们发现。但事实上,即使被人看到,人们也未必能猜到这个被红色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神秘人是谁。感谢阿尔弗雷德在上一件红色斗篷都破坏掉之后又做了不少备用的,现在它们正好能派上用场。

从哥谭飞到这里花了超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然而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了,克拉克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降落到地面上,去见玛莎。

自从意外发生,韦恩总裁轻松帮记者先生解决了他在报社缺席的工作问题,可玛莎这边,克拉克一直还没有好好处理过。在扎塔娜帮忙解除了一半的魔法禁制——克拉克至今都说不好那个只留下了他脑袋上的猫耳朵和身后的大尾巴的解咒法术到底算不算得上是真正的帮忙——之后,他终于能自己拨个电话给母亲,把那套“临时外派,没来得及告别,一切都很好,妈妈别担心”的说辞背给玛莎听。

玛莎抱怨了一句,还是希望儿子能回来和她见个面,她想念他。“你很快,我知道的,儿子。”克拉克不得再次用工作太多当做借口,而万幸玛莎十分了解,她拥有超能力的儿子从不轻易用这个在自己的普通人生活里作弊。

这事终于被克拉克顺利搪塞过去,放下电话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眼为自己提供手机的阿尔弗雷德,抿着嘴巴略有些羞窘地笑了下。潘尼沃斯先生是位令克拉克敬重的长辈,无论如何,当着长辈的面儿撒谎总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贴心的阿尔弗雷德接过克拉克手中那个打上了韦恩企业标志的通讯工具,不去看这只超级猫咪微微向后拉平的耳朵。“肯特夫人令人敬仰,”阿尔弗雷德看向空气中的某处,充满感情地赞叹,“她是位养育了超人的英雄母亲。而作为有责任引导布鲁斯少爷的人,”他收回目光,摇头叹息,假装伤心,“我把他带大成现在这种模样。”

克拉克忍俊不禁,笑得眼睛亮晶晶的,甚至露出了乖巧的小虎牙。

阿尔弗雷德慈祥地看着这个孩子,眼中的希冀比话语中的克制更具温度,“事实上,我很期待同肯特夫人的会面,我想,少爷不会让我这个老人家等得太久的。”

克拉克因为管家先生话中并未挑明的那层意思微微红了脸。阿尔弗雷德微微躬身,向这位在不久的未来必然会成为庄园的另一位合法主人的年轻人致意,笑着离开。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阿尔弗雷德期待的那个场景很快就会实现,可现在……克拉克望着下面的农场小屋,有点沮丧地叹了口气。

“克拉克?”

熟悉的声音惊醒了不小心沉浸在思绪里超人,他猛地抬头,看到走出木屋仰望他的玛莎。

“My son……”玛莎看不清逆光的克拉克脸上的表情,但儿子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她担忧地看着他从半空中降至地面,紧张地迎上前。

鲜红的斗篷先于克拉克的脚尖覆上地面,玛莎终于能看清克拉克的面容,她抬手拥抱久未碰面的儿子,片刻之后,放开这个年轻人,认真打量起他的装扮。

克拉克没有穿那身氪星材料的制服,质地考究的衬衫也不像是平常他会买的,而他裹住自己的那件带有兜帽的斗篷更不是她熟悉的红披风,最重要的是,直到现在,她都没听到他开口叫自己。

这不正常。

“怎么了,亲爱的?”玛莎轻抚克拉克的面颊,充满关切问他,“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么?”

宽大的兜帽在她的动作下向后滑落,露出了那对粉白色的、毛绒绒的耳朵,玛莎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克拉克抖了抖耳朵,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玛莎笑了下,重新戴好兜帽。他从口袋里翻出一个胸针式样的东西——那是布鲁斯之前给阿尔弗雷德的,火星猎人做的特殊通讯器——别在玛莎的胸前。

「嘿,Mom,」玛莎看到儿子露出笑容,他的声音却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我们进去说话好不好?」

 

玛莎机械地坐在桌前,握着手里的杯子,克拉克为她倒的那杯热可可已经没有什么余温,而她还在消化着儿子进门之后向她透露的、他最近一直没能回堪萨斯看自己的、信息量巨大的内情。

“所以,”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喉咙,看向克拉克,“这些都源于你的超级英雄事业,那些对你不怀好意的人,”她瞄了一眼克拉克解下斗篷后露出的猫咪耳朵和尾巴,“而你也因此终于和哥谭那位同样在为超级英雄事业奋斗的伙伴互通了心意。”

克拉克看着母亲努力消化事实的样子,知道这对她来说有些过于冲击,但玛莎是他的母亲,她经历过很多,克拉克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他乖巧地从玛莎手里拿过明黄色的马克杯,小心翼翼又充满诚意地开了热视线,帮她重现加热了饮料。

“谢谢 ,亲爱的。”玛莎重新接过杯子,无意识地喝了一口,然后深吸一口气,“并不完全是场灾难,宝贝,”她说,克拉克骄傲地看着这个坚韧的、他深爱的地球女人,看她终于露出笑容,说出接下来的话:“你有了个很好的爱人,一个和你有共同理想的伴侣。”

她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放下它,冲儿子露出全然信任的笑容。

克拉克笑了起来,他凑过来亲吻玛莎的面颊,拥抱她。

玛莎轻拍这个大男孩的背部,克拉克对这一刻充满了感恩,甚至,他想要对他来到地球之后经历的一切都心怀……

玛莎打断了他短暂的多愁善感。

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猛地抓住克拉克的手腕,把他推开了一点,“你刚才说,蝙蝠侠是谁来着?!”

「呃,布鲁斯·韦恩,妈妈。」克拉克有些迟疑地回答,内心祈祷玛莎千万不要是那种会有门当户对的顾虑的家长。

“布鲁斯·韦恩?!”玛莎的眼睛瞪了起来,“我看过报道!”她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他是个有名的、不靠谱的花花公子来着!”

“那报道还是你拿给我看的!”玛莎近乎控诉道。

克拉克张了张嘴巴,终于想起来那是他刚到大都会没多久的事情。在某次回家探望玛莎的时候,他拿了份星球日报的特刊送给玛莎,而很不幸的,那一期的封面人物和特别报道都是关于布鲁斯·韦恩的,那会儿他们报社还没拿到韦恩总裁的专访,报道的内容几乎都是由以前的非正式采访拼凑起来的。更加不幸的是,撰稿人是位固执的大都会荣誉公民,对哥谭的任何事物都保持着一向的批判精神。

这简直是……克拉克呻吟一声,在玛莎质疑的目光里抬手捂住脸,声音虚弱,「不,妈妈,那是很久之前的了,」他抬起脸重新看向玛莎,面上染了一丝绯色,「您该看看最近的一些报道,我写的那些。」


TBC

评论(16)
热度(13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