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小片段01(补全)

接在上一篇01之后,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上,还是忍不住想写成个稍微完整一点的场景,强迫症没得救。


“那或许你跟我解释一下,嘶,“Harry的一记深顶让Eggsy在他的背上用力抓了一下,“是什么原因让圣杯骑士在任务结束之后恐吓被保护对象要炸掉对方的家?”

 

“只是他的保险柜而已!啊!“在Eggsy做出愤愤不平的表情的同时,一向注重给予床上对象美好体验的绅士先生舔吻了他的喉结,那种过电般的触感让经验并不多的年轻骑士瑟缩着颤抖了下。

 

“只是保险柜而已?嗯?“呼吸粗重的Harry并不常见,显然这种特殊的”讯问“让经验丰富的前Galahad也有些难以自控,他俯下身吮吸着还在挣动的年轻人的耳垂,灼热的鼻息重重拂过对方敏感的耳后肌肤,然后满意地感受着身下之人愈加紧致的身体。

 

“那个混蛋,”Eggsy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手指收紧,已经掐进了Harry手臂上的肌肉里,“那个下流的混蛋!”

 

“何以见得?”

 

“Rockefeller家 没有一个好人!”

 

Harry挑了挑眉,对话语本身不置可否,但是显然,Eggsy能感受到,说出这话的自己让身为Arthur的上司兼情人有些不满了。

 

感情用事,太幼稚了,这不是一个合格的Kingsman该有的表现。

 

知道自己现在表现得简直像个任性的小孩一样,固执,偏见,无礼,毫无理智可言,可是已经24岁的Gary Unwin先生至今还没有过任何像样的和别人交往的经历,所以他掌控不了自己对年长的恋人那炙热如火的爱恋和疯狂的占有欲。

 

在听到那个风流公子哥用明显带着意淫的下流语气跟自己的同伴讨论脱下了定制西装的Mr. Hart会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他愤怒地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正在执行任务的Kingsman。如果不是Merlin教导有方,也许任务还没结束,Eggsy就已经一枪爆掉了那个狗杂种的脑袋。这股郁结之气在他胸口盘旋不去,让他暴躁地想要fuck全世界,终于,任务完成警戒解除,Galahad在撤离之前一枪崩了公子哥儿耍帅旋转在指尖的小礼帽,在对方惊魂不定的时候低声威胁,与其关注Mr.Hart的床第问题,不如好好担心自己那个藏不住秘密的保险柜!

 

违反了规则的年轻人被Merlin训诫了一通,但还是梗着脖子绷着下颌油盐不进,直到魔法师把他移交给骑士们的直接上司。

“或许,”Harry解开衬衫的袖扣,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我们的Galahad需要点儿印象深刻的记忆。”

Eggsy感到自己的喉咙一阵发紧。

 

这真的是一个愚蠢的错误,Eggsy懊恼极了,Merlin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我不反对你们胖揍一顿自己看不顺眼的任务目标,但是起码,不要这么没有水准地留下证据让对方投诉到我这里,作为你们选拔期间的面试官,我会为此怀疑我的眼光。“

 

现在他要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了,Harry Hart先生一向热衷于亲力亲为地教导这个自己最为得意和出色的学生,无论是何种内容何种方式。

 

“Harry……Harry……Harry……“被绅士先生现在一点也不绅士的动作搞得大汗淋漓全身泛红的年轻骑士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了,挣扎着想要逃离甜蜜的折磨。

 

Harry再也忍受不了怀里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不停的扭动,手臂扣住了对方精瘦的腰,如同天鹅绒包裹住钢铁一般光滑柔韧的触感让Harry发出一声赞叹的低吟,继续着热烈的侵占。

 

年轻骑士紧闭的双眼睁开,咖啡色的瞳孔迷茫又专注地盯着英俊男人汗湿的面容,Harry沉醉又享受的神情像是催情药一样让Eggsy全身窜过一股电流。从身体深处泛滥而出的快感沿着尾椎,顺流脊背,直冲大脑,然后打着转一般流向四肢百骸。

 

Eggsy伸出手臂搂紧了Harry的颈项,把脸埋进对方的胸膛,身体随着那一次比一次深入和凶狠的动作起伏着,用力呼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力气大得恨不得要把自己嵌进去。

 

攀上高潮的一瞬间,曾经失而复得的心酸和委屈又一次侵袭了Eggsy,Harry还在,真好。


清洗过后,Eggsy已经疲乏得完全不想再动,Harry亲吻了他仍然泛红的眼角和鼻尖,道了一声晚安,关了床头的壁灯。


评论(8)
热度(6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