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玫瑰之吻(上)

前方预警:

从一开始看电影的时候就好在意忠诚测试之前的俘获任务里,Roxy的目标和Charlie、Eggsy是同一个妹子,所以,忍不住想把她写成个T。

于是,大概Roxy妹子会让我写得有点儿崩坏,不足之处请多包涵,如有不满可以提出,我会努力修正哒XD


Eggsy出门的时候接到了Roxy发来的第三条催促简讯,这姑娘刚从佛罗里达回来,大概这次被Merlin坑得狠了,一下飞机她就打爆了Eggsy的电话,要求好朋友必须在三十分钟之内赶到他们常去的那家酒吧,不然她就要徒手拆了老板柜台后面的酒架,那玩意儿过于脱跳的造型早就让她看着不顺眼了!

“OK!OK!”Eggsy一边用脑袋和肩膀夹着手机安抚暴躁的好朋友,一边艰难地套着他的长裤——J.B.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兴奋,一边跳着一边咬住他还没套上的那条裤腿甩来甩去,呜噜着谁都听不懂的开心的汪星人语言。

“宝贝儿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我听到J.B.的声音了!混蛋!“

 

 等到Eggsy赶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捂着被揍肿的眼眶在吧台边和老板唧唧歪歪了,照例,酒吧老板耸着肩表示爱莫能助。

“混蛋!Merlin这个大魔王!”Roxy从Eggsy坐下开始就在絮絮叨叨,“南美那群王八蛋从来就不知道消停!军火走私!人口贩卖!毒品交易!还有什么是那群人渣干不出来的!”愤怒的特工姑娘饮尽杯中最后一口麦芽啤酒,大力地把杯子摜在桌子上,发出好大一声声响,“最重要的是!老娘刚看上一个妞儿啊!人还没亲上呢就得赶飞机去收拾那群王八蛋!现在妹子跟小白脸跑了啊!”

Eggsy拍了下好友的肩安慰她,招手问酒保又要了两瓶啤酒,同时,他开始庆幸现在正好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驻唱歌手今天走的是摇滚风,重金属朋克音乐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他不用担心Roxy刚才的抱怨被别人听了去。如非必要,他还是不太热衷于用失忆针来解决问题。

“别让我知道那个光头死基佬的家在哪,不然我一定半夜爬他家窗户吓得他不举!”愤愤不平的姑娘瞪着空气中不存在的技术官诅咒着,Eggsy嘴巴动了两下还是决定保持沉默,上帝保佑,Roxy还记得他们有条单向通讯线是常年不关的,那是靠魔法师的人品来保全的窥视权限——通常情况下,Eggsy还是愿意相信Merlin是个正直的男人的,只要别提新设备的开发测试。

 

 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两位年轻骑士已经喝到差不多了,可怜的情场失意的Roxy在好友陪伴的安心下已经醉得站不直了,Eggsy还好,除了脸颊泛红,脑袋有一点儿晕,行动力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十一点多的时候Harry打来电话询问过,Hart先生下班回到家没有接收到休班在家的小男友的热情拥抱和丰盛晚餐的款待,有点儿小小的失望,但是绅士原则让他愿意给予爱人足够的自由(何况那是个年轻活泼爱好阿迪达斯小翅膀的阳光男孩,在家里坐不住是很正常的,Mr. Hart体贴地想),但是已经超过深夜十一点了还没有回家,并且一直没有打电话来报备,Harry还是耐不住给小朋友拨了电话。

皱着眉头听着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吵得不行的音乐,从Eggsy比平常绵软了20%的声音里判断出两个年轻人都喝了不少酒。嘱咐好两人不要乱跑,Harry立刻用Arthur的权限查看了他们的位置信息,然后开车直奔酒吧。

“Harry”,通讯器里传来魔法师的声音,“他们俩可是正式入职了的Kingsman,不至于连街头小混混都对付不了。”对于Arthur这种保姆式的照管方式,Merlin表示难以苟同。

“现在是下班时间,Merlin”,Harry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老友,“非工作时间,对于我来说,Eggsy只是Eggsy。”

那你倒是别在休息时间调用Arthur的权限啊,Merlin撇着嘴在心里吐槽。

 

 忍受着刺鼻的劣质香水味道,在乌烟瘴气人潮涌动的小pub里寻找着两个年轻人,途中有不知死活的猥琐青年伸手想要在他身上揩油,绅士先生在对方碰到他的衣角之前,迅速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那人的手腕,在对方被现场抓包依旧笑得不知廉耻的注视下,一点点施力,直到那人脸色慢慢变得青白、惊恐不已地看着他的时候,Harry才不屑地甩开了他的手。

轻度洁癖的绅士先生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拭着自己的右手,目光再一次逡巡全场,终于在靠近角落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Roxy看起来已经彻底坠入梦乡了,趴在桌上的年轻女士把脸埋在手臂上一动不动,完全不受酒吧音乐影响睡得极其安稳。能让一个Kingsman特工如此放松的原因,是她身边忠诚的好朋友在守护。

而他的小翅膀男孩Eggsy,有些呆滞地看着不远处高台上的群魔乱舞,酒吧里五颜六色的灯光不停地从男孩的脸上扫过,让他有些目眩神迷,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心理感应,男孩感受到了爱人的注视,扭头朝Harry的方向看了过来。

本来有些迷醉的双眸在看到绅士先生的瞬间立刻变得清亮了起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在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迈步之前,Harry快步挤过人群,走到了他的身边,接住男孩摇摇欲坠的身体。

看来确定有人来接之后,这两个孩子更是肆无忌惮地放纵了自己。Harry搂着男孩的腰,敏锐地感受到周围一些关注的视线随着男孩的动作胶着在他们身上,绅士先生环视一圈,目光锐利如剑地逼退了那些包含着各式各样企图的打量。

Eggsy伸出手臂搂住Harry的颈项,用力呼吸着爱人的气息,啊,老天爷,他真是爱死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了。幸福地用鼻尖和脸颊磨蹭着绅士先生颈侧的温热皮肤,Eggsy开心地简直要飘起来了。

(当然,第二天早上酒醒之后,Eggsy企图用这种描述博得爱人的欢心,借此转移Harry对他夜不归宿和在外醉酒的关注的时候,Mr. Hart冷冰冰地表示,这只是酒精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的兴奋抑制作用而已……)

 

Roxy揉着发涨的脑袋醒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于以往认知的场景让她条件反射地迅速伸手去床头摸索,然而,松软的羽绒枕头下空空如也。

紧张的情绪在视线扫到床对面书架上的相框时终于松懈了下来,大相框里的是去年圣诞节时候Kingsman们的合影,旁边的小相框里则是穿着橘色滑雪服抱着J.B.笑得一脸灿烂的Eggsy,简直比雪地上反射的阳光还要耀眼。

撇了撇嘴,女特工迅速地翻身下床,打开房门,朝楼下走去。

J.B.听到楼梯上传来的声响,警惕地抬起了脑袋,在看到Roxy时又放松了下来,重新把脑袋耷拉下去,放在了交叠的前爪上。

“Hi,Roxy,现在感觉怎么样?”餐桌前的Eggsy在狼吞虎咽地吞咽着食物,一旁的Harry不太赞同地看着男孩粗鲁的动作,却没有出声阻止,他调转方向朝Roxy点了下头,并且善意地提醒她洗漱用品都在她右手边的浴室里。

等他们收拾妥当前往裁缝店的时候,Roxy终于从宿醉之后的短暂失忆里想起,今天还要给Merlin写一份细致详尽的任务报告,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又要涨起来了。


评论(8)
热度(65)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