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开心,掉节操!第一弹!


前方预警:

3P!3P!3P!3P!3P!3P!

重要的事情说六遍!节操已如马强叔的头毛一般飞流直下,不能接受的话请主动避雷,慎点!

配对是Harry/Eggsy,Merlin/Eggsy,梅老师和叔携手一起吃蛋蛋、双双把蛋宠上天的小短篇

致心灵之友吾爱@SJS_XD

NC-17

关爱梅老师系列

 

Eggsy到家的时候累得一点儿都不想动了,坐在玄关脱掉野战靴的男孩向后仰躺在木质地板上,深出了一口气。

东南亚是个旅游的好去处,但是绝对会成为执行任务的特工的噩梦。

他还在海军陆战队选拔的时候,就曾经被拉到那里受训过,潮湿的雨林气候,恼人的热带蚊虫,沼泽地里遍布的生存危机,老天,如果再来一次,他绝对不要和那帮老骑士们打赌了,他赢不了那群老狐狸,最后只能愿者服输地替他们跑一趟他们不爱去干的活儿。

全身都是在沼泽地里摸爬滚打蹭的淤泥,干掉的泥巴粘在身上的感觉难受死了,尤其是头发上和脸上的,一说话他就觉得脸上的肌肉像是被谁拉扯着一样发疼,但是他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完全没力气再把自己扔到浴室里清洗一下。

就这样吧,他想,让我先在这睡一会儿,什么时候恢复体力了再去洗澡。我不会去床上弄脏床单的,那俩洁癖症和强迫症患者都还没回来,我能在他们回来之前搞定的。

自我安慰的小伙子就这样躺在地板上呈大字型秒睡了过去。

 

Merlin是先到家的那一个,打开房门的时候,还没开灯他就意识到家里多了一个人,奇怪的带着点腥气的味道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玄关的灯一开,入目就是某个睡得天昏地暗的小泥鳅。

把公事包放在鞋架上,Merlin蹲下身查看着小泥鳅的状态,虽然裹了一身的泥,好在看起来状态还不错,没什么外伤,只是有些疲惫,魔法师伸手帮呼呼大睡的男孩擦掉了脸上摇摇欲坠欲掉不掉的干泥巴,好笑地看着他微微有点儿发痒地挠了下脸颊。

“Eggsy,醒醒,”Merlin拍了拍年轻人的脸,修长的食指和拇指捏着对方的下巴轻摇了几下,“洗干净了去床上睡。”

“……不……”好不容易感受到外界干扰的小家伙翻了个身,把脑袋枕在胳膊上继续睡,嘴里还嘟囔着,“那两个老家伙还没回来呢。”

挑了下眉,默认下老家伙这种称呼,Merlin打横抱起了男孩,朝浴室走去。

把男孩放在浴室镜子前的大理石台上,小心地护着他的脑袋,让他侧靠在墙上继续睡。Merlin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解下领带,然后开始剥男孩那身仿佛长在了身上的泥泞外衣。

后勤部提供的野战装备质量相当不错,Merlin一边解着Eggsy的丛林迷彩服的扣子一边想,如果是Harry那个急性子在,估计会直接扯掉外套的扣子然后把Eggsy的衣服扒掉,想到这里魔法师伸手试了下,结实细密的手工针线缝制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坏掉的。想象中那个采用粗暴手段却未能得逞的王者吃瘪的模样取悦了魔法师,他一边忍不住笑弯了眉眼,一边耐心地把Eggsy裹满了泥巴变得沉重无比的野战外套给脱了下来。

Merlin拿湿毛巾把Eggsy的小脸擦干净之后,试图在不惊醒疲惫的男孩的情况下把军绿色的套头T恤给他脱下来,但是已经补充了几个小时睡眠的年轻骑士还是在魔法师把他的手臂抬高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双手用力抓住了Merlin的手腕交叉着扣在对方的胸前,瞪圆的眼睛在看清了面前的男人是谁之后,又松懈了下来。

“哦,老天,”Eggsy一只手用力揉了下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抵在靠近他的魔法师胸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想在你们回来之前收拾好自己呢!别,别亲,我闻起来糟糕透了!”

魔法师听着男孩嘀嘀咕咕的抱怨低声笑了出来,他执着地靠近并且抱住了男孩儿的腰,挺拔的鼻尖磨蹭着男孩的脸颊和耳后,轻吻着已经被他擦干净的皮肤,对方敏感地被这轻柔的碰触刺激地微微抖了下,Merlin笑出声来,松开了他,继续帮他脱掉剩下的衣物。

 

他们在花洒下冲洗到一半的时候,Harry回来了,看到玄关处的野战靴和Merlin的公事包,绅士先生放下晚餐需要的食材,朝浴室走了过去。

白瓷地板砖上散落着Eggsy脏污的作战服,墙壁上的挂钩上挂着用衣架撑起来的白衬衫和西装外套,拉开浴帘,Eggsy像个困顿的小兽一样靠在Merlin和浴室墙壁组成的安全地带里,闭着眼睛任凭魔法师给他冲洗着,听到声响,他抬眼看了下,笑着冲Harry伸出了手臂。

Merlin关掉了花洒,Harry走过来亲吻了男孩的嘴唇,他们有将近两个星期没见面了,Eggsy像是撒娇一样在Harry怀里蹭来蹭去,双手环绕上绅士先生的脖颈,不顾浑身是水的自己会弄湿绅士先生的西装,而Harry显然也完全不在意这点。

“嘿!”在他们亲吻了三分钟之后,Merlin终于有些不满地拍了下Eggsy光溜溜的臀部,湿滑的水迹和不算大的空间让这声音听起来显得颇为响亮,“待会儿再继续好么,先生们!”

Harry终于放开了男孩,朝他身后的Merlin看了眼,又低下头轻轻啄了下Eggsy柔软的唇瓣,然后转身出去准备晚餐。

魔法师的手滑到男孩身前,握住了他微微抬头的下体,俯下身在他耳后假装抱怨道,“看到我都没那么热情,嗯?”

低沉质感的声线性感得让Eggsy弓起背呻吟了下,求饶一般地按住了魔法师的手腕,不让他继续动作,在不吃点儿东西前来一发,他可能会错过晚餐直接昏睡到明天早上的!Eggsy扭过头来亲吻Merlin,亲吻他高耸的鼻梁和抿起来的薄唇,亲吻他冒出青色胡茬的下巴和修长的侧颈,然后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他,“你知道我刚才睡得有多死的。”

魔法师居高临下地看着年轻骑士露出的乖顺模样,决定放他一马,重新打开花洒继续之前的清洗。

 

为了照顾在热带雨林里风餐露宿了小半个月的Eggsy,晚餐做得相对清淡,蔬菜沙拉、香煎鳕鱼和意式浓汤,美味的玉米和火腿让Eggsy顾不上餐桌礼仪地狼吞虎咽起来。

年轻人大快朵颐的样子让人好笑,又有些心疼他这半个月里的辛苦。

Harry和Merlin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用刀叉切割起盘子里的食物。

等到Eggsy吃饱喝足地靠在椅背上揉起肚子的时候,两位优雅的男士已经开始饮用餐后酒了。

Harry看着年轻人心满意足的样子,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探身用自己的餐巾擦拭了下Eggsy沾了酱汁的嘴角,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为自己傻里傻气的样子。坐在对面的Merlin在微微抬着下巴眯起眼睛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眼神让他想起来浴室里没进行下去的事情,Eggsy有些面红耳赤地别过了脸。


TBC

评论(21)
热度(56)
  1. ryeong淮左 转载了此文字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