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Light of My Life 02

“砰!”冰冷的黑洞洞的枪管里发出令人绝望的声响,手臂被震得发麻,急剧的坠落感随之而来,Eggsy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呼吸急促,手脚冰凉,恍惚了好一会儿,他才感觉到冷汗在顺着脊背往下流。

拧开床头灯,掀了被子下床,走到桌边倒了一大杯水咕咚咕咚地吞下去之后,Eggsy终于觉得胸口不再闷得发疼了,环视了一圈房间,J.B.正在狗窝里不安地盯着他。

“Come on, J.B.”小狗听到召唤,立刻从狗窝里爬了出来,摇着尾巴跑到主人脚边。

Eggsy俯下身抱起它,亲了亲小家伙的脑袋,呼噜着它背上的毛,J.B.伸出舌头安慰般地一下下舔起他的脸颊,又湿又痒的感觉让紧绷着下颌的男孩终于笑了出来,“好了好了,宝贝儿。”

 

Eggsy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从这个梦中惊醒,V-day之后,他时不时就会梦到这个场景,Valentine对准了Harry的那把勃朗宁简直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如同冰冷的毒蛇一般出其不意地在黑沉的夜晚纠缠上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Harry从重度昏迷中苏醒过来之后,这个梦境出现的频率已经降低了很多。

没人知道剧变突生的那一刻,Eggsy有多恐惧和绝望。

Eggsy一直没告诉过Harry,黑王子酒吧那场谈话之后,他曾经想起过年代久远的往事,Harry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那天,从小男孩的手里接过水晶球,轻轻一晃,就给了他一个雪花纷飞的神奇世界,对于五岁的孩子来说,噩耗的意义或许还无法被完全理解,可神奇如同魔法师一样的男人却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迹,即使时间消弭了记忆中对方的面容,让那抹略显沉重压抑的身影成为一个模糊的影像。

十七年后,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如同一道光,亦如一把剑,劈开裹满了他人生的泥泞壁垒,破除弥漫了他生活的灰暗浓雾,再次给已经二十二岁的Gary Unwin一个奇迹,一个涅槃重生的机会。

而该死的Valentine毁了已经成为了他的信仰的男人。

一杯烈酒,一次反杀,一场复仇,一轮狂欢,等所有激烈的对决结束,等翻涌在胸口的复仇火焰终于平静下来,走出那个天才疯子的堡垒,走进目睹噩梦开始的那间书房,沉寂下来的年轻人疲惫地垂下头,满墙的太阳报都在提醒着他失去了什么,他步伐沉重地拖着兴奋消散之后变得乏力的身体,仰靠在书桌对面狭小的单人座椅上,感受着独自一人滞留在这个空间里的寂寞。

他第一次以Harry期望的样子去战斗,却无法与最期望的那个人共享这份胜利,永远,无法。

 

Eggsy走到那面隔开了主卧和客卧的墙壁面前,转身背靠着它坐在了地板上。

在Merlin告诉他永远别放弃对奇迹的期待的时候,他以为这是技术官又一次习惯性的说教,直到他被带到了总部的ICU,看到了躺在无菌隔离室里的男人。

感谢上帝,感谢创办了Kingsman的所有老贵族们,感谢后勤部紧急救援小组所有的同事,感谢该死的Merlin瞒了他这么久!Eggsy紧紧地拽着Merlin的衣领,本来想张口质问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躺在那里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Harry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可是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的年轻人发不出任何言语,他眼眶通红,青筋暴露在额角和手臂上,死死地拽着手里的布料。

Merlin没有在意自己被蹂躏的衣服,他向年轻的新任Galahad讲解了大致的救援过程,顺便感谢了Valentine的晕血症和刀锋女笃定的经验之谈,没人想要去检验一下那一枪的成果。

后面的话都不重要了,Eggsy在隔离室外透过一整面的透明玻璃死死盯着被白色床单覆盖的男人,不错眼地盯着他胸膛微弱的起伏和心电监护仪上起伏平缓但一直安稳持续的波纹,谢天谢地,奇迹永在。

 

男孩儿垂着头在心里描摹着身后那个房间里的一切。他对一墙之隔的它们是那么熟悉,在最开始被频繁惊醒的那些夜晚,只有躺在那张大床上,嗅着原主人残留的气息,他才能让自己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勉强能有个不太安稳的睡眠。

他擅自占用了这间公寓,Merlin沉默地纵容了他的任性和偏执。

技术官清楚地知道年轻人浓重的黑眼圈背后的原因,如果这点儿微弱的慰藉可以给他一丝抚慰,那就随他去吧。

卧室私密的空间让Eggsy有种奇异的虚幻的安全感,仿佛那个带来了所有神奇改变的男人还在这里。

尽管在正牌主人回来之后他就没再进去过那件房间,但是偶尔几次,他比Harry早起,做好了早餐在门口叫对方起床的时候,瞥见过房间内他随手摆放的那些小玩意儿们还待在原来的位置。

Harry一定注意到这些了,一下一下抚摸着盘踞在膝盖上的J.B.,Eggsy这样想着,但是他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

挫败地仰起头,整个后背都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年轻的男孩深深叹了口气,隐在黑暗里的面容上,显现出了一丝孤寂的脆弱。


TBC


01←  / →03

评论(4)
热度(4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