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Light of My Life 03

早餐已经渐入尾声,Harry用餐巾擦拭着嘴角,Eggsy准备起身收拾餐盘。年轻人略微有些犯青的眼圈让年长者有些在意地多看了几眼,思忖着是不是最近Merlin给他安排的任务太多了才导致他没休息好。

Eggsy端起餐盘去清洗,J.B.跟着他一起钻进了厨房,摇着尾巴蹲在一边抬头看自己的主人。

Eggsy一边用冲洗餐具一边扭头看向脚边的小家伙,探头朝客厅看了眼,然后对J.B.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今天不行。”

巴哥犬看懂了主人的意思,明白今天没有可爱的零食福利了,非常不高兴地趴了下来,下巴垫在前掌上,发出呜呜噜噜的声音。

Eggsy好笑地看着小东西,穿着毛绒拖鞋的脚伸了过来,蹭着小狗侧面的肚皮把它往外推了点儿。大概那句“NO”的打击太大,J.B.一动不动地像块抹布一样任由Eggsy把它推到不碍事的地方。

把餐具洗好放在沥水架上,Eggsy擦干净手,然后走进客厅。

Harry还在浏览早报,Eggsy不知道那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年长者,不过,他还是尽职地出声提醒了下,“Harry,我们最好能在十五分钟内出门,不然Merlin要来催了。 ”

绅士先生慢条斯理地合上报纸,看了一眼腕表,“时间足够了,Eggsy。”

 

他们进门的时候,老Thomas一如既往地在用裁剪刀和炭笔同那些昂贵的布料们打着交道,Eggsy看着挂在他脖子上的软尺和鼻梁上的镜架,然后扭头看了眼墙上的鹿头标本。每次到店里来,这些都让他觉得熟悉又亲切,尤其是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

“早上好,Thomas。”年轻人冲老先生打着招呼。

“早上好,先生们。”

Harry向老裁缝颔首,然后径直走向楼梯。

Eggsy停了下来,靠在柜台边打量着店里摆放的成品西装和制服。Thomas等了一会儿,发觉Eggsy并没有上楼的意思,他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然后从镜片后面打量着年轻人。

“我想那两位此刻正在搂上等着您,先生。”

“让我再等一会儿,好Thomas。”Eggsy央求。

Thomas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但是没有多说什么,老先生从柜台下面的隔层里端出了一盘坚果给他。

Eggsy还不想上楼,他知道Merlin现在一定等在二楼的会议室里。从中东回来的时候,他带着被解救的人质和整整十页的战损物品细则表。任务结束之后,他和在卡塔尔转机的Roxy简短地见了一面。金发姑娘在Merlin之前阅读过那份报告,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用右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Eggsy垂头丧气地坐在回程的运输机里想,这次Merlin大概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Eggsy踩着点踏进了会议室,不出所料地,Merlin正抱着他的小平板站在Harry的左后方。

Eggsy顶着魔法师锐利的目光走向了Harry的右手边——属于Galahad的那张座椅。

“Glasses,sir。”魔法师出声提醒他们。

Harry和Eggsy对视了一眼,然后戴上眼镜,看向墙壁上的投影。

“这是Gawaine传回来的消息,”魔法师点着他的平板,用波澜不惊的声音对Arthur和Galahad介绍着,“Guzman,”Merlin示意他们去看投影里那个在上唇蓄了浓密胡子的矮个子男人,“墨西哥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头目,2010年在墨西哥和危地马拉边境被捕,当局以毒品运输、组织犯罪、行贿等罪名判处了他20年的监禁。2014年初,美国政府向联合国提出请求,坚持要 把Guzman引渡回美国进行审判,但是,非常不幸地,在押送的途中,这位先生成功脱逃了。”

“Shit!”Harry和Eggsy几乎同时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Language,gentlemen!”Merlin冲二人瞪了下眼睛,然后继续对他们说明,“Gawaine月前在哈瓦那处理一些事情,接触到当地的毒品交易项目,线人向他提供了这次交易大会的部分名单,而这位Guzman先生正名列其中。我们不难推断,古巴的地下组织大概也被这位大毒枭的金钱收买了,让他顺利地在当地建起了新的产业链。”

“虽然这样说很不礼貌,但是我真的忍不住,”年轻人捏着自己面前的茶杯,“这些该死的当局就从来没真的做到过他们向公众承诺过的,除了剥削纳税人,大概永远也做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事儿。”

“抱怨无济于事,男孩。”Merlin向他摇了摇头,然后继续了被打断的话题,“Gawaine用我们为他准备的身份成功进入了交易大厅,但是并没有在那里见到Guzman本人,从他反馈回来的信息看,这个交易会的规模相当地大,整个美洲记录在册的毒品交易组织都有参加,甚至金三角和澳大利亚的一些组织也列席其中。”

Harry思索了片刻,出声问道,“Gawaine采取了什么行动?”

“这正是我想说的,”Merlin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36小时之前,我们和Gawaine失联了。同时,驻守在古巴的分部同事传回了古巴地下交易市场发生了不明暴动的消息。”

Eggsy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他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手,Harry看着他抿起来的嘴角和紧绷的下颌,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

尽管不合时宜,Merlin还是为这一幕戏谑地挑了下眉。

“继续,Merlin。”Harry故意忽视了老友调侃的眼神。

“好消息是,我们可以确定Gawaine还活着,V-day之后,我们为每位出行在外的骑士植入了纳米追踪器,追踪器显示,Gawaine的生命体征仍然趋于稳定。别用那么惊讶的表情看我,Eggsy,你身上也有,半年前体检的时候,Mrs. Winslet给你注射的那个绿色小药剂就是追踪器。”

“她告诉我那是一次性的同位素追踪器!”

“没有人告诉过你,Mrs. Winslet是我们Kingsman的庞弗雷夫人(注1)么?”

“……”

Merlin把目光转向沉默半晌的Harry,他们的Arthur,“现在,我们需要派出一名骑士去支援和善后古巴那边的事情了。”


注1:霍格沃茨学院的医务室医生和护士长,大家应该都看过HP,知道这位夫人满可怕的吧_(:з)∠)_

TBC


02←  /  →04

评论(9)
热度(41)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