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To Witness The Love

卡肉了,撸个小甜饼换换脑子_(:з」∠)_


Eames停好车的时候,副驾驶座上的Arthur醒了过来。

前哨伸手挡住车窗里透进来的光,揉了揉眼,出声询问,“到哪了?”

“圣卢卡斯,darling”,伪装者解开安全带,凑过去在前哨的嘴唇上吻了下,捏了捏他的下巴,“我们去吃点东西,等下还要再给车加点儿油。”

Arthur抬眼朝车窗外看去,夕阳有一半隐没在远处的高楼之下,泛红的天际像是在被火灼烧一样。

Eames下车走到另一侧,为Arthur打开车门,困倦的前哨依然眯着眼睛窝在座位里不愿意挪动分毫。Eames探身进去,揉了揉前哨的脑袋,给他解开安全带,然后半抱半拖地把懒猫样儿的Arthur弄出了车。

 

Arthur不停地打着哈欠,Eames啜饮着自己的咖啡,期间一直在盯着前哨。

“我脸上有东西么?”黑发的青年被看得不耐烦,皱起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额头上现出了让伪装者着迷不已的细纹。

“不,darling,我只是,”Eames笑了笑,“相信我,你一直有让人沉醉的魅力。”

前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用力瞪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劈手夺过对方的咖啡——Eames坚持给他买了果汁——一饮而尽,然后把纸杯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走吧,Mr. Eames,”前哨起身,“希望我们还能赶在Ariadne睡着之前进门。”

Eames一边假装无奈地摇头,一边起身跟上了那只坏脾气的小野猫。

 

车子抵达蒙特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透过篱笆围墙,Eames和Arthur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SUV停靠在院子的草坪上,Cobb比他们先到了。

“哇哦,”驾驶座上的Eames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声音,“看来Phillipa小公主已经成功入侵了Ari王后的城堡。”

“并不好笑,Mr. Eames,”Arthur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跨出了一只脚的时候,他又转回头来,“容我提醒一下,”前哨目光里隐隐透露出杀气,“不要再跟Phillipa和James讲奇怪的睡前故事了,兔子先生和龙猫先生互相磨蹭取暖,最后涂了对方一身奶油,这种话你是怎么好意思讲给不到八岁的孩子们听的?”

“我可以替Cobb起诉你猥亵未成年儿童。”

前哨重重甩上了车门。

 

任何时候,招惹睡眠不足的Arthur都会导致毁灭性的灾难,除非,你用一个甜蜜的吻堵住他刻薄咒骂的嘴巴,并且,你是Mr. Eames。

伪装者不无得意地给Phillipa小公主科普着“事关性命的30条活在Arthur身边的准则”,小姑娘捂着嘴巴张大眼睛,视线在她的两个叔叔间转来转去,沉睡的喷火龙Arthur叔叔和勇敢的护龙骑士Eames叔叔。可是,喷火龙也需要守护骑士么?这个世界到底公平合理么?公主爱上了喷火龙怎么办?会被骑士的佩剑指着脖子威胁么?这世界实在太可怕了!Phillipa越想越难过,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伏在案前的英俊的喷火龙先生,满怀爱恋与哀伤,然后泪盈于睫扑向了她刚刚走进房间里的Ari姐姐,美丽的城堡主人。

“Ari,Ari,我爱上龙先生了,可是骑士会杀掉我的!”

少女的哀伤总是来去莫名,喷火龙和骑士大概都是神奇美丽的幻想,摸不着头脑的Ariadne安慰着满怀心事的小女孩,然后瞪了笑得暧昧不明的伪装者一眼,无论如何,始作俑者也不会是房间里埋头看资料的前哨。

 

Ariadne的订婚典礼前夜,Mr. Eames因为弄哭了小公主,在三方责难下,被迫裹着毛毯睡在了客厅的长沙发上。

 

半夜的时候,起来接水的Arthur端着水杯走到了沙发边,俯看着蜷缩成一团的伪装者,前哨皱了下眉,抬起穿着毛绒拖鞋的脚踢了踢男人的胸口。

Eames发出一声懒洋洋的声音,在Arthur准备踢第三脚的时候抓住了对方纤细的脚踝。

“半夜不睡觉,来夜袭我么,darling?”Eames曲起手肘支撑着脑袋,冲前哨露出招牌的暧昧笑容,握着对方脚踝的手顺着小腿伸进了宽松的棉质睡裤里,在前哨敏感的膝盖内侧来回抚摸着,然后满意地感受到对方的一阵颤栗。

Arthur冷哼一声,弯腰前倾,脚下用力,踩到了Eames的胸口上,直接把伪装者踩得平躺了下去。

“看来你在这睡得还是挺舒服的啊,Mr. Eames。”前哨的脸离伪装者不过两寸,呼出的温热气息直接扑到了对方的脸上。Eames深吸了一口气,沐浴过后的前哨洗去了那身古龙水的味道,现在闻起来是纯粹的”Arthur”的气味,有点儿甜,有点儿暖,还带着股猫科动物特有的野性气息。

“远比不上在你身边舒服。”伪装者的手揽上前哨的脖颈,扣在他的脑后,嘴唇贴了上去。

他们温柔地交换了一个亲吻,Eames退开的时候,Arthur翘起了一边的嘴角。

前哨直起身体,朝伪装者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Eames撑起脑袋,看着那个包裹在睡衣里依旧挺拔颀长的身影慢悠悠地踱到了客厅的门口。Arthur在房门前停住,侧过半个身子,抬起自己的左手臂。

前哨没有回头,他竖起三根手指,食指和中指弯曲了两下,不等伪装者有所回应就兀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嘴角挂着逐渐荡开的笑意。

Eames张开嘴,无声地“哇哦”了下,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来,抄起自己的枕头和毯子跟上了那只小野猫。

 

Ariadne的未婚夫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对Ari极其温柔,订婚仪式上一直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未婚妻。

Eames在这对爱侣交换戒指的时候,偷偷地捏了下右手边的前哨的手指。Arthur目视前方,不为所动。Eames撇了下嘴角,正准备撤回手的时候,前哨回握住了他。

十指交扣,掌心贴合。

伪装者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站在他旁边的Cobb揽住他的肩膀,为和未婚夫拥吻在一起的Ariadne欢呼叫好着,伪装者抬起左手放在唇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然后看向前哨。

Arthur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转头回望了眼他,眉眼间的笑意加深。

Eames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让两人的掌心贴得更紧。

 

END

评论(7)
热度(32)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