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Light of My Life 04

毫无疑问,作为唯一一个正在休假并且与会的骑士,Eggsy是最合适的人选。

Merlin简要地交待了行动的时间和内容就吩咐Eggsy去做出发准备,后勤部门配置的武器装备正等待他亲自去检查确认。年轻人朝Harry点头致意,然后走出会议室,带上了房门。

魔法师脸上的表情在那扇雕花木门闭合后,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Harry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茶,把目光转向了魔法师,“恕我直言,Merlin,这些年来,你的未尽之言,总不会给人带来好心情。”

“那也好过这些变成你们的身后事。”

Harry挑了下眉,Merlin直视他保持沉默,空气慢慢变得有点儿紧绷。

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是Harry,前Galahad在任务中出不按理出牌的次数多到让后勤部门崩溃,与此相应的,他在这种饱带无声谴责的目光下浸淫多年,显然已经练就了某种专门应对魔法师的特殊技能。

Harry起身去取了一瓶白兰地,将两个空杯子放到桌上,倒了一杯递给Merlin,“Gawain……”

“不是他,”Merlin截断了他的话,堪称无礼,“我想说的是Galahad。”

魔法师短暂地停顿了下,端起桌上的酒杯,“或者说,Eggsy。”

Harry倒酒的动作一顿,嘴角上扬的弧度终于落了下来,他目光锐利地看向Merlin,后者毫不避讳地瞪着他。

“那孩子的精神,最近一直都不太好。”Merlin说。

“我还以为,那是你的原因,”Harry开口,倒好了酒,把瓶塞塞回去,“你给他安排的工作几乎没断档过。”

Merlin笑了起来,摇头,“避重就轻,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干这种事儿。”

Harry抿了口酒液,在座椅里调整了下位置,半转过身子盯着墙上的创始人画像,没接话。

“你们的关系,”Merlin缓慢地开口,语气颇为慎重,“我希望你能多加考虑。”

Harry把目光移向Merlin,后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可以感受得到,Galahad对你个人的崇拜和忠诚快要凌驾于我们的骑士准则之上了,”他转动手里的酒杯,继续说道,“接受或者毁灭,作为Arthur,我希望你可以明确地对他的感情给出回应,无论哪种,都请尽快。”

“当然”,魔法师把杯里的酒一口饮尽,“身为你们最亲爱的朋友和同事,我显然更倾向于你选择前者,Harry。”

 

6000米的高空,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和螺旋桨旋转的声音咆哮不休,即使隔着防护头盔,Eggsy依然能感受到那可怕的颤动,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共振起来了。而Merlin还在联络器里喋喋不休,“Galahad,这次如果你再把后勤部配给的弹药消耗在不必要的场合,我保证你的下一场任务可以深刻体验到kingsman近身格斗训练的成果。”

Eggsy翻着对方看不到的白眼,最后一次检查自己身上的装备,等待着飞机在指定位置滞空。准备妥当后,年轻人抬头盯着舱壁上的指示灯,突然开口询问,“Merlin,可以问你个问题么?”

“仅限与任务相关,Eggsy。”

“对你的平板起誓,Merlin,空投和索降是你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入境方式。”

Merlin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扶了下自己的眼镜,“不要质疑我们的业务水平,年轻人,这些决策都是经过严格评估的。”

Eggsy瘪了瘪嘴巴,站起来走到起跳位置。

机舱门打开,汹涌的气流迎面而来,冲击着年轻人的身体,指示灯亮起。

“祝你好运,Galahad。”指挥官说。

“谢谢你,Merlin,”Eggsy回道,紧接着,他大喊了一声,“Harry bless me!”,纵身跃下。

Merlin猛地拽掉了自己的耳麦,一脸黑线,伸手捂住被Eggsy的高分贝侵袭的右耳。Bless你个头!绝对是故意的,臭小子!

 

Gawain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眩晕和耳鸣接踵而至,停了好一会儿,他才费力地扭动起脖子,躲避直射在眼睑上的光亮。他环视了下周围,狭小的气窗高悬在潮湿坚硬的墙壁上,穿射进来的光线如同利刃一般切割着囚室里的黑暗。右侧的整条手臂麻木不堪,针刺般的疼痛随着他的扭动蔓延上来,提醒着他双手被绑缚在身后的现状。

粗喘了几声,Gawain重新躺了回去,侧着身子蜷缩在地上,过量的氯唑沙宗(肌肉松弛剂)注射刺激着他的肠胃,每动一下都让他大汗淋漓,泛起阵阵恶心。

骗子,从蒙哥马利来的小王八蛋!Gawain发出了一声懊恼的呻吟,刀尖游走这么多年,竟然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这次如果能活着回去,下半辈子都要被Merlin钉在耻辱柱上了。

Gawain叹了口气,一个月之前,哈瓦那之行还只是轻松的C级护送任务,没想到在他把那位自大的财政大臣安全送入对方的私人府邸后,离开时错身而过的一个眼熟背影直接把这次任务的后续拉升到了S级的高度。更没想到的是,他于昏暗巷道里顺手解救的少年成为了这次任务的潘多拉魔盒,鬼使神差地把他送进了这间不见天日的囚室。

Gawain在黑暗里眯起了眼睛,那个细脚伶仃的少年远远地缀在他身后的样子倔强得要命,黝黑眸子仿佛有火焰在跳动,他一时不忍将这个男孩子带回了酒店,打算等任务结束就让驻守古巴分部的同僚们帮忙找家福利机构接收这孩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苦笑了下,哈瓦那黑手党势力头目的养子,这样的人会接近他必然是处心积虑,情报信息的套问可能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看来Merlin之前费尽心机为他们设计的反拷问训练的效果这次终于有机会得到检验了。


TBC


03←  /  →


评论
热度(3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