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Shut Up and Dance With Me (上)

是的,窝奏是这么喜欢给EA发糖!


“发誓,你们两个,绝对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前哨的Glock已经拉开了保险,持枪的手臂笔直坚定,黑洞洞的枪口的指向目标在Cobb和Yusuf之间变换着。

被威胁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双双举起手来表示接受。

前哨紧绷的的表情有了细微的松动,枪口稍稍向下倾斜。

Yusuf偷偷松了一口气,Arthur刚才的表情看起来如此可怕,药剂师感觉如果自己点头的时候态度有一丝迟疑,或者幅度和力度有一丁点儿不够诚恳,下一秒自己的脑袋就会被迫激情四射地炸成烟花。

“ok,ok,放轻松。”Cobb保持着一手举起的姿势,另一只手试探着去把Glock的保险给关上。

万幸Arthur没有阻止他这么做。

“你这是在……”Yusuf望着还在悠悠运转的老式唱片机,迟疑地开口。慵懒悠扬的舞曲在空旷的仓库里回荡,与Arthur往常紧张有序的工作状态格格不入。

话音未落,一声钝响,前哨的卡巴1217插在了工作台上,刀尖入木三分,锋刃和前哨射来的的目光一样凛冽。

药剂师立刻噤若寒蝉,犹如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土拨鼠一般抖动了一下。

Cobb看着工作台上的台历叹了口气,被红色马克笔圈出来的“24,Dec”引人注目。

大家沉默了半晌,最后,Arthur走到唱片机前,若无其事地把唱针移开,音乐声音戛然而止——

“好了,我们来谈谈这次的任务吧。”

 

Ariadne推门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各自的角落里认真地工作着。

姑娘环视了一圈,然后走到了Cobb的桌前。团队领袖头疼地抬眼看她,“我真的不想再给你什么恋爱建议了——”

“并不需要啦,我们和好了!”Ariadne颇为自豪地挺了挺胸,然后把手里拎着的纸袋放到桌上,“Darling烤了小蛋糕,让我带来给你们。”

“Woo!”一直竖着耳朵探听的Yusuf瞬间挪了过来,身形矫健堪比他养的那些猫。药剂师取出散发着奶油香气的甜点,放在鼻端深深嗅了下,“哈利路亚!感谢你的英格兰男友!”

“……从来没听你这么夸赞过同为大不列颠岛民的我,老朋友。”Eames不知什么时候到的,正一脸不赞同地抱着双臂倚在门框上。Yusuf最为宠爱的那只长毛猫从惯常待着的海绵垫子上踱了下来,围在伪装者的脚边蹭来蹭去。它令人难以理解地偏爱着Eames——Ariadne连续喂了它半个月的小鱼干都没能从这个高傲的小杂种那里获得多一丝的关注——大家一度怀疑Eames偷偷在身上藏了猫薄荷之类的东西,但从未得到过证实。

“这就是魅力。”伪装者得意地对挫败的姑娘眨了眨眼睛,然后冲Arthur投去一个“darling你明白的”的眼神儿。毫无意外地,后者无视了他。

 

“一年百分之八十的空闲时间都待在蒙巴萨的英国人。”Cobb意味深长地感叹了句。

“在纵横狭窄的巷道里和赌徒、小偷、骗子为伍。”Yusuf捧着茶杯咕哝。

“令人无法苟同的穿衣品味和被人津津乐道的丰富情史。”Ariadne斜睇了伪装者一眼,摇头。

“但是!”Arthur正要张口,Eames眼疾嘴快地赶在前哨发言之前插话,“我有你们都无可比拟的优秀男友,恕我直言,朋友们。”

Arthur的嘴唇蠕动了两下,把原本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前哨给了得意洋洋的伪装者一个严厉的眼神,但同时无法控制地微微翘起了一边的嘴角。

丝毫没有错过这细微表情的Eames对着Arthur笑得越发甜腻。

剩下的三人互相对视,各自耸肩。

不要妄想在“厚颜无耻”这个领域超越Eames,人生信条,至真至理。

 

圣诞节之前的这笔生意来得非常不是时候。

通常,Cobb都不会接这个时段的单子,这可是圣诞节,见鬼的谁会愿意在这种时候飞来飞去,冒着孤独地在旅馆度过圣诞夜的风险,去接一单报酬不见得足够丰厚的活计?

更何况,今年Miles和Mary打算办个小型party,已经提前让Cobb邀请了团队里的所有人来家里小聚。James和Phillipa从半个月前就为了谁才有资格邀请Arthur跳第一支舞而吵闹不休。

在两个孩子第三十一次在早餐时间因为这个吵起来,并且互相拿长面包当做佩剑向对方宣战的时候,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享受到恬静晨光的Cobb怒不可遏地把一张照片拍到了餐桌上。

Ariadne偷拍的这张照片非常具有一个前途无量的建筑师的专业审美眼光,夕阳晚照,红墙白塔,清风拂柳,湖光粼粼,柔软的云团涂抹在辽阔的天幕上,情人椅上头颈相交正在接吻的两个人美得像是一幅画——只是,照片上的主角是Eames和Arthur,这对于雄心勃勃地立志攻陷Uncle Arthur的两个孩子来说,非常、十分、极其残忍。

Cobb看着蔫头耷脑萎顿在餐桌前的两个小鬼,端起了自己的麦片粥。

成长的代价啊,为人父者举碗长叹,满脸慈爱。

 

所以,如此温馨美好令人期待的圣诞节之前,接了这单生意的Cobb被正处于热恋之中的Ariadne用眼刀问候了整整两天。

但是委托人是Saito的老朋友,这位总裁的交友圈成迷,除了传统意义上处于结交范围的富贾巨商和政界名流,街头巷尾三教九流的人也一样在他的好友列表里。出于种种原因,位属于后者的这位先生身上有着一个颇为动人的故事,足够打动素来有些多愁善感的潜盗者顶着压力接下这个委托。

Arthur和Eames倒不是太在意,前者工作成狂,后者穷极无聊,盗梦本身已然就是他们的追求。

(至于Yusuf,药剂师向来好商量,Arthur的柯尔特和Ariadne的撒娇都很容易搞定他。)

唯一给Arthur造成困扰的是,他偷偷排练了一点节目,打算在圣诞夜给那个喜欢红茶多过咖啡的英国男人一点惊喜。这个突然排上日程的任务压缩了前哨的剩余时间,让他不得不在工作室里也腾出点空闲来做准备工作。

顺便,他还花费了点精力威胁在不恰当的时机闯进来的两个同事。

保密工作,非常重要,前哨一边擦拭着自己的配枪,一边在心里肯定这点。

TBC

评论(4)
热度(38)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