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Shut Up and Dance With Me (下)

“能有人阻止一下那两个么?”Yusuf皱巴着脸看着餐桌对面挤作一团的伪装者和前哨,用力抓了一下头发。

“你去。”Cobb拈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不甚在意地说。

Yusuf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坐在他旁边的James用叉子戳起了自己盘子里的萝卜,殷勤地往药剂师的嘴边送。小男孩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三秒之后,药剂师认命地低下头把食物吞了进去。

Yusuf一边咀嚼一边思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孩子开始把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都塞给他的?

Eames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Arthur的身上,而前哨本身已经有些自顾不暇。晚餐时间他们都喝了不少酒,现在Arthur不得不按揉着太阳穴减轻酒精带来的晕眩。Ariadne的英格兰男友独自一人应付了Miles,现在已经快要脱离椅子的辖制,滑到桌子下面去了。Mary一脸无奈地把比年轻人的状况好不了多少的Miles扶回了卧室,絮絮叨叨地责备着老头子的不知节制。

Cobb把两个孩子打发回房去睡觉,安排了Yusuf送Ariadne那对小情侣回去,然后重新回到了客厅里。

Eames正摇晃着倒空的酒杯,嘟哝了一句什么,站起身来准备再去拿一瓶,Arthur在他挪动脚步之前拽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拉得重新坐回了椅子里。

“No more,Eames,”前哨的脸颊上浮现出了醉酒之后的酡红,他努力在眩晕中维持着一种恍惚了的严肃感,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正在对大人们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小猫咪,全然不知自己看起来有多可爱。事实上,Arthur今晚上喝得的确有点儿多了,但残存的理智提醒他,他还有点儿事情没完成。

Eames带着醉醺醺的笑意凑近了他。伪装者用鼻尖蹭了蹭前哨的,循着熟悉的角度亲吻了下后者的嘴唇,“Come on,darling,今天可是圣诞节——”

Cobb大声咳嗽了两下打断了他们——看在圣诞老人的份儿上,他为什么活到四十岁了还有这么好的视力——他发誓自己看到Eames正打算把舌头伸进他的前哨的嘴巴里。考虑到Mary应该还会回来收拾残局,而这位思虑过度的外祖母已经开始忧心家里的两个小鬼有点儿心理早熟了,Cobb觉得最好不要让她看到什么不该出现在客厅里的限制级场面。

“鉴于目前的状况,”Cobb的目光意有所指地扫了一下堆在Eames面前的空酒瓶,“今晚上你们两个最好在这里留宿。”

“没问题。”Eames爽快地答应了,Arthur有点迷糊地被他拉扯着站了起来,两个人勾肩搭背跌跌撞撞地朝着客房的方向移动着。

Cobb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客厅门口,兀自摇了摇头。同样已经变得思虑过度的父亲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认命地挽起了袖口开始干活儿。


其实连个肉渣都没有的,伐开心( ˇˍˇ )

 

Dominic Cobb,盗梦行业里程碑式的优秀潜盗者、行动策划、小组领头人,历经四十年跌宕起伏的人生风雨路,虽不乏有失意困顿之时,但仍旧博得了家庭和满万事皆安的美好现状。他曾经天真地以为人世间的大喜大悲对他来说都已经是蜿蜒坦途上的是细小砂砾,再没有什么可以颠簸他开往终点的人生列车。但事实是,在2015年圣诞节后的第二天清晨,Dominic Cobb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他有一对无耻至极的工作搭档和朋友,虽然冲击不了他本人的未来世界,但完全可以颠覆他家人的未来。

Phillipa起了个大早,缠着Mary给她弄了一个漂亮的发型,然后开心地蹦蹦跳跳地去客房找Arthur。

候在门外叫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后,小姑娘有些担心地扭了下房门的把手,门没有从里面锁住。Phillipa推开了房门,小心翼翼地把脑袋伸进门里探查,然后——

尖叫声把全家人都吸引了过去,Cobb甚至只来得及套上睡袍就光着脚冲出了自己的卧室。

Mary在Phillipa发出第二声尖叫之前捂住了她的嘴巴,把她和James一并拖离了Eames和Arthur的卧室门口,在经过Cobb的时候,Mary很是瞪了这个父亲一眼,Cobb有些摸不着头脑和Miles对视了一眼,老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让出了门口的位置,留他独自瞻仰现场:

赤裸的男人们手脚交缠躺在一起,从卧室门口的角度看过去,Eames正牢牢把前哨压在自己的怀里,被推挤到床铺一角和压在两人身下的被子堪堪盖住了Arthur的肚子,而Eames的裸体,嗯,几乎可以算得上一览无遗了。

OMG!Cobb近乎崩溃地扭头看向客厅里倒牛奶的Miles,对方回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儿。

 

Arthur翻了个身,闭着眼睛把脸埋进Eames的怀里,”……好吵……“

同样困得睁不开眼的Eames搂紧了他,”继续睡……“


END

评论(4)
热度(2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