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Magic Sunshine 07

07

Harry检查了下自己的空间袋,地图、传送卷轴、疗伤药剂,还有其他的必要补给,炎魔利剑——Galahad的佩剑已经被他取出来放在了桌上,随时待命。所有需要带齐的东西都在里面了,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剩下怎么跟他的小朋友告别了。

昨天晚上,Harry接到了Merlin的传书,紧急任务,北上前往南部高地,越过北海峡到达贝尔法斯特,解救被一群狼人围攻了城堡的Henry伯爵。

尽管现在处于休假期间,但是紧急任务仍旧在他的职责之内,作为英属联邦境内最敬业的一位守卫骑士,Harry责无旁贷。

Harry Hart这个名字对于大陆上的魔法骑士以及向往魔法骑士的人们来说,充满了复杂的意义。圣杯骑士称号的归属者,无疑是一种强者的象征,就古老寓意而言,还代表了纯洁和忠贞,不朽和荣耀。那些潜藏在阴影中的黑暗力量蠢蠢欲动,无时不刻不想吞噬掉这块富饶的土地,然而驻守在英伦半岛的强大守护者们令他们深深地畏惧着,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历任Galahad的使命决定了他们一般都不会远离伦敦,他们有着令女王和整个Kingsman都为之骄傲的战斗力、忠诚程度和稳妥性格。

然而,关于“稳妥”这一点,现任Galahad令Arthur和Merlin频频扶额头疼不已。

如果可以的话,Arthur甚至愿意拿Harry Hart三分之一的武力值去换取可以栽种在他的血统和基因里的乖顺,以确保这位现任纯洁骑士能在“遵守规矩”这一点上维持住他的前任们一半的程度。

话说回来,也只是”假如“而已,这当然不可能。但既然整个魔法大陆乃至女王陛下都对这位现任Galahad的强大力量称道有加,Arthur也只能对那位骑士时常有之的任性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况,尽忠职守,Galahad在这一点上也的确足够出色。

 

Eggsy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准时出现在了窗台上。小松鼠已经把这间木屋里所有可以开发的乐趣尝试了个遍,他早就放弃了对于自己来说太过巨大的栗色木门,转而盯上了这扇堪称完美体验的木窗。窗台高度对于Eggsy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可是只灵巧的红松鼠,轻松一跃就可以跳上宽敞的木制窗沿。

“笃笃笃”,Eggsy敲响了玻璃,在Harry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兴高采烈地挥了挥手里的自制头冠。这可是他花了三天时间,用这个季节可不太容易找到的柔软枝条编成的,为此他还特地去请教了Tilde某些复杂的编制方法,满嘴甜言蜜语地把那位松鼠群里的小公主夸得笑成了一朵儿花。当然,姑娘在误以为这是Eggsy做来送给自己的,百般娇羞推却后了解到事实真相,立刻恼羞成怒地把他赶了出去,这种小事就不用告诉Harry了。

Eggsy熟门熟路地推开了窗户玻璃上Harry特地为他改造出的小门,稍微费了一丁点儿力气挤了进来。不得不说,Harry是个优秀的饲主,这个小门起初是颇为宽敞的,对于Eggsy来说,转着圈跳着舞他都可以轻松地从小门里进来。但是,两个月之后的现在,Eggsy比之前圆了整整一圈——纯粹字面意义、视觉效果上的直观描述——他不得不侧着身子挤进来了。

“嗨~Harry~”松鼠欢快地从窗台一路蹦跳到桌子上,然后把手里的小头冠捧给了骑士先生,“给你的~”Eggsy闪亮亮的眼睛里满是等待被夸奖的期待。Harry笑着接了过来,Eggsy在预估尺寸的时候应该是产生了一些偏差,这玩意大概也就只适合戴在骑士先生的手腕上了。

“很不错,Eggsy,”Harry还是把小小的编织品在头上比划了一下,Eggsy开心了窜上了Harry的肩膀,自己动手梳理起骑士先生被树枝压得翘向了一边的几缕头发。

“Eggsy?”

“嗯?什么事,Harry?”还在专心对付某几根特别不羁的额发的小松鼠不甚在意地应了一声。太不听话了,Eggsy一边舔舐自己的爪子按下那几根倔强的毛发,一边默默在心里批评它们。

Harry小心地把松鼠从肩上挪了下来,托在一只手的手掌上,举到面前。Eggsy安逸地坐在他的手心里,笑弯了嘴巴和眼睛地看着他。

Harry被小东西快乐的样子感染着,声音越发温柔,“你喜欢贝壳和海螺么?”

“海螺?”Eggsy有些疑惑地挠了挠自己的耳朵,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跟田螺一样么?”

“对,比田螺也漂亮得多。”Harry的另一只手一下一下抚摸着Eggsy的后背。骑士先生的抚触让Eggsy觉得异常舒服,小家伙贪恋他掌心的温度,不自觉地拱起了后背,向前压低身子,整个趴了下来。幸好Harry的手掌足够大,完全可以托得住小松鼠柔软的腹部。

“喜欢呀。”夏天的时候,Eggsy偶尔会和Roxy一起去湖边玩,雨季来临之前他们会在湖岸或者随水位下降而坦露出的河床上捡到好看的贝壳和鹅卵石,带回去装饰自己的巢穴。

“我去给你找些海螺来好不好?”

“咦?”Eggsy抬起了脑袋,不解地看着Harry,“去找海螺?去哪里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Eggsy有些着急地爬了起来,眼睛里迅速漫上了一层水光,“你要走了么,Harry?”


TBC

评论(2)
热度(64)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