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Magic Sunshine番外二:关于“花”情期

Percilot番外二:关于“花”情期

 

“花”情期,“哈”情期,发情“衣”……

其实,我们要说的就是发情期。

James一直无法准确发出这个单词的读音,但这不妨碍它成为困扰Percival的大问题。

当然,发情的不是Percival本人。自带圣光的骑士先生堪称克己复礼的楷模,但是,他的新搭档却不得不面对令人焦虑的处境。

 

“发情,发情,Percy!”James已经藏不住那条布满了光滑细鳞的银色尾巴了,他焦躁地围着Percival转圈,强壮有力的尾巴蜷曲起来,顺着骑士先生形状优美的小腿一路向上,在他修长的大腿上缠绕了好几圈,不安分地上下滑动摩挲着。

Percival皱着眉毛推开了几乎快把口水滴到他领口前襟的大脑袋,对方不满地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再次把毛茸茸的脑袋搁回了他温暖的颈窝。

“No,no,James!”呈拉锯式的推拒进行了几次之后,银龙有些急迫地咬了Percival的脖子一口。不过,利齿碰到他熟悉的温热皮肤之后,自动消减了去势和力度,变成了不轻不重的撩拨。Percival因为他的动作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颈部是骑士们的命门之一,脆弱而且敏感,他忍不住提高声音喝止了James的动作。

James乖乖地没敢再动,他有些委屈地抱紧了Percival的腰。

Percival叹了口气,拍了拍银龙的手背,把他推离了自己一点儿。

James抬起了头,眼眶微微有点儿发红,额角的青筋略显。Percival伸手轻抚他的面颊,银龙立刻顺从地贴着他的掌心蹭了下,惹得骑士先生心里的爱怜几乎漫了出来。

 

Merlin来回打量着站在面前的Percival和银龙,James依旧有点儿焦躁,但是提前被Percival叮嘱过不许乱动,现在正一脸委屈和不耐地拽着Percival腰间佩剑的流苏发脾气。

骑士先生清了清喉咙,再次申明自己的来意,“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James的问题,或者缓解他的症状么?”

Merlin探究的目光落在了Percival的脸上,“你想要抑制他的发情期?”

“我不能保证能找来合适的母龙……”Percival面无表情,“James也未必喜欢我能找来的对象。”

“你要知道,这种事情是没法抑制的,Percival,”魔法师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所以我们必须再去找一头血统纯正的雌性银龙么?”

“也不尽然,”Merlin抬头,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可说出来的话却大相径庭,“龙族的交配对象并不限定为异性同类,事实上,他们也不一定需要和同族交配。”

Percival沉默着没有接话。

Merlin放下杯子,走到了银龙身边。James紧张地抻直了那条无所适从的尾巴,从宽大的斗篷的边缘露出来的尾巴尖不安地拍打着脚下的羊绒地毯,发出轻微的闷响。魔法师绕着他转了一圈,James的眼睛一直盯着那颗引人注目的光头,克制着自己想要变身扑上去咬一下的冲动。他可不能那么干,Percy会生气的。

“James,”Merlin突然对着银龙笑了出来,被点到名的那位大力甩了下尾巴,“你愿意和Percival交配么?”

“愿意!”银龙瞬间欢天喜地。

“Merlin!”Percival惊讶地差点被呛到。

“告诉他,你不是认真的,Merlin。”骑士先生看了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银龙一眼,迅速别开了目光。

“我是。”魔法师走回书案后,重新坐下,从右手边镶嵌进墙里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古旧的书籍摊开,“你来看,《古洲纪》上有记载,龙族……”

“谢了,先生,”Percival向前跨了一大步,顾不得风度地从Merlin手里抢走了那本古籍,用力合上,“我把书带回去研究一下。”

书页上被震落的灰尘飘荡在从窗口投射进来的光线里。Percival拽着银龙迅速离开,留给Merlin一个几乎算得上落荒而逃的背影。

 

“Percy……”James小心翼翼地蹭到了Percival的身边。骑士先生正阴郁地坐在扶手椅里,手肘支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修长的十指交叉在一起。

James已经努力平复自己,把尾巴收了回去。他老老实实地坐在Percival脚边的地毯上,背对着骑士先生,把脑袋靠在了对方的膝盖上。

半晌,他们都没有说话,维持着让室内的空气都变得凝滞的沉默。

“Percy……”银龙忍不住再次呼唤了一声。

“嗯。”

“我可以不用交配的,”James的声音闷闷的,他依旧背对着Percival,伸出手臂抱住了骑士的小腿,“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可以不需要。”

他不是头全然的、彻底的野兽,要完全遵照那种原始的本能行事。至少,在遇到Percival之后,James自认更想跟在这个沉默温柔的男人身边,做个可以和他靠得更近的人类。

Percival抚摸了几下银龙的发顶,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可以去趟罗马尼亚,那里有不少……”

“不需要。”James打断了他的话,转过头把脸埋在了他的腿侧,“我不要,我不喜欢Percy以外的别人。”

Percival轻轻地叹了口气,滑下座椅,跪坐在银龙的对面。“James,”骑士先生握住了银龙的双手,“你想回斯堪的纳维亚么?”

“斯堪的纳维亚?”

“对,我陪你回去,帮你找到让你满意的同族。”

James盯着Percival,良久没有说话。骑士先生等不到他的回答,本想再度开口,却意外看到银龙的眼圈泛红了。

这这这,这可大大出乎骑士先生的预料了。

“别,别,James,”Percival手忙脚乱地在身上翻找着自己的手帕,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形下弄哭一头强大的龙——执行任务打哭的那些不算——James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甚至可以用乖巧来形容,现在露出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简直让Percival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James抽了抽鼻子,泪珠一颗一颗地往下滚,滴到Percival的手背上,烫得正在给他擦泪的骑士先生心口一疼。

Percival的动作停了下来,一人一龙就这样对视着。James倔强得出乎Percival的意料,经过这几年的适应和磨合,Percival以为他已经完全适应人类的生活方式了,虽然有时候会有点儿稚气,但绝大多数情况下,James的表现都好得让他欣慰。但现在看来,毕竟他流着龙族的血,执拗一如他们族群收集闪亮珠宝的本能。现在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丝毫不肯退让的姿态,仿佛早先在山洞里执着地想要把他逗笑的那个笨蛋又跑回来了。

Percival叹了口,妥协了。“好了,我们不回去,”他伸手摸了摸James的脸颊,甚至捏了捏银龙的鼻尖,这不寻常的主动亲昵有效地吸引了银龙的注意力。Percival站起来,把傻乎乎抬头看他的James也拉了起来。

“现在我们来研究下这本书吧,”Percival坐回扶手椅里, 把那本散发着几个世纪里沉淀下来的古老气息的厚重大书从扶手椅旁边的小圆桌上挪到自己的膝盖上,“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上面都怎么讲你的发情期的。”

 

一个下午加一个傍晚的通读表明,所谓的“研究”几乎是徒劳的,像之前Merlin说的,“抑制发情期”完全不可取。这是生物本能,违背生理本能进行强硬的、不人道的压制只会导致发情物种的生理和心理双重被害,进而导致不可预估的破坏性后果,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它们按照自然法则,释放出压力。

简单来说就是,James还是需要交配。

Percival有些头疼地揉着额角,从来没人告诉过他,作为这个大陆上最受人们尊崇的骑士之一,他还需要解决这种问题。不过,坦白来讲,目前需要面对这个棘手问题的骑士只有他自己而已。毕竟,Kingsman成立几百年来,别人都没捡回来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然而,上天怜悯,没过多久,“Kingsma珍稀野生动物关爱联盟”迅速迎来了另一位强力成员,圆桌会议上,Percival看Galahad的眼神都比之前热切了。

这对于一位以克制而闻名的骑士来说,着实有些难得。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阶级感情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Percival看了趴在房间中间的银龙一眼,James已经变回了龙形,发情期里他的体温急剧升高,维持人类形态让他心烦气躁,索性就变了回去。当然,他缩小了体型,不然,这间客厅可装不下他。

百无聊赖的银龙趴伏在客厅中间的羊绒地毯上,拿前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地毯上的绒毛。为了不把地毯弄坏,他还特地把尖锐的趾甲收了回去,只是用厚厚的肉垫徒劳地蹭来蹭去。不过,就算是这样,可怜的毯子也没好过多少,银龙爪子下的那片区域已经皱巴巴得没法看了。

Percival起身朝书房走去。应该给远在潘帕斯的叔叔写封信,他暗自思忖,Jeff叔叔常年和大草原的动物们生活在一起,也许会比他们都更有办法。James抬头正好看到Percival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的转角,银龙拍了拍翅膀,恹恹地朝着骑士先生的方向飘过去。

 

Jeff的回信在隔天到达,Percival看完之后就一直待在扶手椅上没动。James还是维持着龙形,有些不安地在趴在大书橱的顶上。Percival一脸的面无表情,看起来有些阴沉,James犯愁地想,这个时候下去说他实在忍不住想咬Merlin的脑袋,是不是会被训斥。

Percival抬眼朝上看到了James,向来寡言的骑士先生定定地看着银龙,然后朝他招了招手。

James站起来,拍了拍翅膀,抖落沾在身上的细灰,然后从橱柜顶上滑下,稳稳地停在了Percival的椅子扶手上——为了方便窝在橱柜顶上,他现在的体型还没两英尺高。Percival伸手揉了揉James脑袋上质地坚硬手感温凉的龙角,James抬脸看他,有些不解。骑士先生看了他半晌,突然,兀自笑了起来。

“Percy?”银龙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嗯?”Percival拽了拽银龙相对柔软的翅膀,让他挪到了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抚摸起他的后背。

“我喜欢你。”骑士先生此刻太过温柔,那声轻笑都带着令银龙着迷的魔力,James情不自禁地想要表白心迹。

“我知道。”

Percival手掌的温度实在太舒服,James忍不住仰躺在骑士先生的大腿上,露出了柔软的腹部,Percival顺着他翻倒的动作,顺应他的意思,帮他揉起了肚子。瓷白细小的鳞片贴在柔软的肚皮上,随着银龙呼吸的动作起伏着,Percival从未像现在这样和别人或者别的生物如此贴近,他令人几不可察地轻叹了一下,弯下腰,把脸埋在了James的肚皮上。

诶诶诶?银龙感觉不太对,努力抬起脖子,却只看到男人黑色的发顶。“Percy?”James试图坐起来,短小的前爪伸直了努力去够椅子的两侧的扶手,但Percival制止了他的动作。

“别动,James,”Percival侧过头把脸颊贴在了银龙的肚子上,James听话地老老实实地重新躺了下去,有些无聊地甩了两下尾巴,碰到了Percival温热的脖颈。

Percival怕痒,把那截不安分的尾巴尖从自己颈部拿开,握进了手心里。

他自小受到的严苛教育让他养成了现在的性子,对人温文有礼,却也谦恭疏远,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体验到这样的亲昵。一头凶悍得可以毁掉整个kingsman总部的银龙,异常乖顺地安伏在他身边,向他撒娇,任他揉捏。James虽然不是脾气暴躁的类型,但也不是过于温和的那种,他听到过Merlin抱怨银龙不按规矩办事,一怒之下毁掉那些黑暗势力的整个巢穴的事情也做过不止一次。但James在他面前总是像最初遇见的时候那样,带着一点点儿小心翼翼的讨好,像个缺乏关爱的大型宠物。

Percival坐直了身体,James随着他的动作也坐了起来,抬起脑袋带点儿不解地看着他。骑士先生看进银龙亮闪闪的眼睛里,银龙歪了歪脑袋,然后扑闪着翅膀,飘了起来。James飞到可以和Percival平视的高度,然后凑近了他,伸出短小的爪子,捧住他的鼻尖,凑过去亲吻了下。

“Percy。”银龙眉眼弯弯,笑得开心。

Percival心间一暖,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

 

魔法师的书案上摊放着两份文件。休假申请,Percival的,还有James的。

Merlin检阅过它们之后,兀自笑了起来。就措辞来看,后者的那份多半也出自前者之手。

半个月,足够两个人解决所有的问题了,Merlin直接批准了。

“存档吧,Amelia。”魔法师把签好字的文件递给了自己的助手。

“不需要请示一下Arthur么,sir?”

Merlin的嘴角浮现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Amelia熟悉这个表情,这大概又是魔法师的新把戏,年轻的姑娘识趣地不再多嘴。

 

管家最后一次检查马车上的东西,一一核对过之后,折身回去,穿过长长的回廊,敲响了那扇厚实的雕花木门。

“进来。”

老管家推开房门,躬身一礼,“都准备好了,先生。”

“好的,我知道了。”Percival回答。

老管家再次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我想带你去见个人,James。”Percival一边给银龙打着领结一边这样说道。

骑士先生的手指温暖而干燥,带着他特有的让James着迷的气味,灵活而优雅地在银龙的颈部动作着,把黑色的丝带变成平整而妥帖的装饰物。

“嗯。”James乖顺地抬着脑袋,露出柔软脆弱的脖颈,任由骑士先生摆弄。哪里都好,只要待在Percival身边,他都没有意见。

“好了。”Percival退开一步,打量了下英俊的银龙骑士,很满意。

“走吧,James,”Percival牵起了他的手,“我们去一趟曼彻斯特,去见见Grace Percival夫人,我的母亲。”

“然后,”Percival侧过头来对着银龙一笑,“我来亲自解决你的发情期问题。”


Fin


评论(18)
热度(80)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