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 A Lover Like Arthur

—上一更—


18

Arthur沉默地清洗着PASIV的透明软管,仔细地给每一个针头做消毒处理。

白炽灯管苍白的冷光让这台有着银色金属外壳的机器显得愈发不近人情,但Arthur喜欢它。

这台前哨私人所有的PASIV来路不明,获取途径需要对外保密,型号稍微有些滞后,但还算好用。Arthur不太记得上次往加压泵里填装镇定剂是什么时候了,他很少会用到这台机器,却从未间断过对它的日常检修和养护。

对于大部分前哨来说,能够不进入梦境的生意都是相对愉快的,毕竟,那是个太过容易迷失自我的世界,Limbo的存在一度让业界新手们望而生畏。

不过,这个大部分里并不包括Arthur。

初代PASIV被军方作为试点项目投放进彭德尔顿兵营的时候,Arthur Levitt还是个年轻的技术军官,从国防大学提前毕业进入海军陆战队尚不足两年。这个极富创意和冒险的测评任务,作为意图将PASIV顺利推入全军模拟训练设备名单的铺垫项目,迅速地吸引了年轻的少尉。

第一次被这些透明的细软塑管和咝咝作响的仪器连接到一起的时候,莫名的兴奋和对未知的恐惧让Arthur忍不住微微颤栗。犹如一幅巨大画卷一般铺陈在面前的无垠沙漠和落日晚晖包裹住了这群踏上新大陆年轻人,无法言喻的澎湃感情激荡在Arthur的胸腔里,他回头看了眼作为导航引领他们在梦境着陆的筑梦师,对方深蓝色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个全然不同的自己。

数年之后,PASIV已经迭代到了更加精密严谨的VI型,当Cobb靠一个五分钟的梦境就俘获了一位极有天分的年轻筑梦师的时候,Arthur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这不足为奇,Arthur回味着自己初次体验梦境时的感觉,盘好最后一根软管,扣上手提箱的盖子,笑了起来。

 

19

Cobb尝试联系Arthur,虽然他没打算破坏Eaems的计划,但也不见得是完全支持伪装者。他还记得数年前,他包庇了这个不靠谱的兄弟之后,差点毁了业界最优秀的前哨。

然而,Arthur的电话打不通,无论是用来工作联系的号码还是他的私人号码。

Philipa举着她和James刚刚拼好的乐高阿帕奇,从客厅正中间铺好的塑胶垫上站起来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坐在沙发上的Cobb的身上,她的弟弟紧随其后。“Daddy~”小女孩爬到了父亲的大腿上,迫使对方不得不把手机丢到一边,好腾出手来一边一个稳住两个家伙,防止他们摔下去。

“它是不是棒呆了!”

“干得漂亮,宝贝儿们。”

Cobb挨个亲了亲儿子和女儿的额头。

算了,不就是Eames么,一个回心转意的前男友而已,Arthur能应付得来。

 

20

从机场出来,Eames拦了一辆计程车。把背包和自己重重地甩上后排座椅之后,Eames报上了自己的目的地。司机显然不是个健谈的人,按下计程器之后就一言不发地打了下方向盘,朝着高速公路开了过去。

Eames看着道路两旁飞速退开的建筑物,加州的阳光穿过灰渍斑斑的车窗玻璃,打在他薄薄的眼睑上,而回忆就像是推不开的潮水一样,覆面而来。

 

Eames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生死攸关的时候选择了一种近乎自我牺牲的方式来保护他的队友们,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怪只能怪前哨抿紧了嘴角的样子太让人在意,而Eames无法放任那只猫咪自己来干这事儿。

伊斯坦布尔郊外的废弃的大楼里杂物满地,阻碍了敌人们的搜索进度。躲在掩体后面的伪装者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用包扎带扎紧了左臂上被流弹弄出的伤口。他试着从掩体后探出一点儿身体,然后不出意外地被对方的迅猛火力压制了回来,子弹打在Eames身边的墙壁上,迸溅的尘土砖屑盖了他一头一脸。

Eames甩了甩脑袋,咒骂了一声,重新开始打量仓促躲进来的这个角落。废旧的地下车库里堆积着年代久远的破铜烂铁,暗褐色的墙壁上布满了铁锈和污迹,仿佛是被谁涂抹出的抽象画,面目狰狞地嘲笑着伪装者失败的潜逃。

一个退无可退的死角。

追捕者们小心翼翼步履坚定地围拢而上,有人在高声喊叫着“放下武器”之类的话,Eames苦笑一声,举起了双手,缓慢地从掩体后挪了出来。

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过来,卸掉了他手里的枪,扭着他的双臂把他按到了地上。

一双野战靴停在了Eames的面前,他艰难地扭动脖子朝上看,这群该死的警察手的探射灯发出的强光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低头看着他。

Eames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一脚踹到了他的肩膀上,力度奇大,Eames愤怒地挣扎起来,押着他的人几乎要按不住这个俘虏了。条子们呼喝着什么,但是Eames完全听不进去,他只想跳起来揍到那个狗杂种。

不知道是谁拿枪托用力砸了他的脑袋一下,成功地让他安静了下来。

狗娘养的,这是Eames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21

Andrew Levitt伸直双腿,把脚搭到了办公桌上——如果Hernandez局长路过此处,看到这幅场景的话,会把他那对灰白色的眉毛皱到可以夹死苍蝇的程度。但好在,现在是凌晨一点,局长早就下班回家了。

Andrew审阅着手里的资料,用别针固定在文件夹里的那张照片上,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把手臂横放在骨架纤细的年轻男子的脖子上。照片的来源无可奉告,但毫无疑问,那上面的人是Eames和Arthur。伪装者几乎是从前哨身后把他包在自己怀里,嘴唇凑近在Arthur的耳侧说着什么的样子,Arthur的双手搭在Eames揽住他的那只手臂上,微微低着头,嘴角挂着一抹愉悦的笑意。

任何人看到这张照片都会觉得他们关系匪浅。

Arthur,Andrew的手指在照片上划过,眼神阴鸷,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他为什么和这群人混在一起?

莫名其妙执意离开海军陆战队之后,Arthur就再没联系过他,这个自小与他相依为命的弟弟一下子成了档案袋里被封存起来的记忆。Andrew不是没去找过他,但这小子隐匿行踪的能力完全和他缀满了勋章的履历表相称,如果他不愿意,任谁也别想找到他。

但这不是堕落的理由,他把唯一的弟弟送去选拔营的时候,可不是指望他把这些本事都拿来对付自己的。

笃笃——

助手敲门进来,“他已经醒了,sir。”

“我马上过去。”

Andrew起身,戴上了自己的帽子。

 

22

Eames觉得自己的后脑勺疼得要裂开了,他呻吟着醒来,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被牢牢绑在一张椅子上,悬挂在吊顶的白炽灯管发出的苍白光线让这间讯问室看起来像个太平间一样不祥。

“哐当”一声,门被粗暴地踢开,那双野战靴和它的主人再次出现在Eames的面前。

伪装者抬头打量,发现了对方衬衫胸袋上别着的徽章。白头海雕和尖锐的16刺罗盘让Eames想要发笑,不过是一次简单的盗梦任务,竟然惊动了CIA。

又或者,操他妈的Dominic Cobb,到底给他们找了个什么见鬼的活计。

Andrew轻蔑地看着这个俘虏,这个诱拐了Arthur的犯人。

Eames冲他露出一个状似无辜的笑容,就像他会冲酒吧女招待露出的那样,“想必,我会需要一个律师之类的东西?”

Andrew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Eames痛苦地弯下了腰,笑容迅速从他脸上消退。

“如果时间足够,”Andrew拽着Eames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我很乐意和你玩些小把戏。”Eames重新挂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Andrew皱起了眉头,“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你最好能老实告诉我,给你们提供PASIV和镇静剂的都是些什么人。”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Eames开口,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满了嘲讽,“你有双漂亮的眼睛,当条子实在是太可惜了。”

审讯室里死一样地沉默,记录员捏紧了手里的笔,不安地朝Andrew的方向瞄了几眼。

“很好,Mr. Forger,”Andrew直起身,戴上了助手递过来的橡胶手套,“希望你会喜欢我接下来的招待。”

Eames的眼神暗了暗。


TBC

评论(14)
热度(22)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