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Magic Sunshine 16

16

Harry年代久远的记忆里曾有过这样一匹个性十足的斑马,它在成年之后一直无意于同类们的交配事业,离群索居,却又总在族群有难时第一时间赶回来救助;它对前来示好的雌性同类不假辞色,却对不够强壮的幼仔们和颜悦色;旱季种群迁徙时,它守在年老体弱的斑马们身边,对抗着沿途虎视眈眈的各类捕猎者。

这匹名叫Valentin的强壮四脚生物给当年的圣杯骑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为Harry二十年前驻守肯尼亚的枯燥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萨丁迪达平原一望无际,烈日炎炎无人往来,捉弄一匹倔强且够聪明的斑马可是难得能激起Galahad斗志的事情。

这种类似磨练的外派生活结束的时候,Harry启程返回英国。年轻的骑士原本还打算与Valentin握手言和,就双方这半年里斗智斗勇的切磋表达下留恋与赞赏,但无奈前来宣读总部通知的后勤人员恪守Arthur交待的“速归”指令,一再催促Harry尽快返回。最后Harry只得留下一只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找到Valentin的土拨鼠追踪器,匆匆返回了Kingsman总部。

后来,无意中从Merlin口中得知,魔法师联盟新晋的黑巫师是个自东非草原远道而来的变形者时,Harry还曾联想到过早年有过交集的那匹斑马。倒也不是说Harry在惋惜什么,只是Valentin极富天分,机缘巧合如果真能遇到可以帮助他的人,未尝不能有此成就。

 

Harry的追忆在此被Valentin打断,啃着玉米棒的Roxy和Eggsy双双被黑巫师激动的声音吓了一跳。

“握手言和?!你一定是在开玩笑!”Valentin神情激愤,跳起来用一根食指怒指着骑士先生,“你怎么不说你当年拿我练习咒语,搞断了我一截尾巴!”

“一小截尾巴而已……”Harry不着痕迹地看了Eggsy一眼,试图挽救自己的形象,“和你现在的发型其实挺配的。”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Valentin的光脑壳,“我认识的魔法师们都像你一样酷。”

Eggsy忍不住想起来Harry提到过的自己的光头同事Merlin,憋不住的小松鼠发出了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Roxy气愤地打了他一下,“叛徒!见色忘义!”

Harry把揉着脑袋的Eggsy抱进臂弯,用下巴蹭了蹭它的头顶。小家伙扒住他的衣襟,用力朝上伸出了自己的一双前爪。Harry低下头凑了过去,Eggsy开心地捧住了骑士先生的下巴,探头拿自己湿润的鼻尖在Harry的脸颊上蹭了蹭。Harry对他笑了笑,然后收敛神色,继续对Valentin说道,“我一直无意与你作对,当年的事,是我没有处理妥当,请你原谅。”

Valentin抱起了手臂,没有表态,爬到了他肩上的Roxy也一样倨傲地抬着下巴抱着前臂看对面的一人一松鼠。

Eggsy眨了眨眼睛,冲Roxy露出讨好的神色,可惜红松鼠小姐不买账,这会儿全心全意地站在了黑巫师那边。

Harry没有等到对方给出进一步的反应,他向前了一步。与此相对的,Valentin猛地后退了一步,甚至从宽大的长袍袖口里抽出了一根魔杖。Roxy因为他幅度过大的动作差点从他肩上跌下来,一番手忙脚乱地拽住衣服褶皱稳住身体后,红松鼠小姐努力摆出了气势十足的战斗姿势。

Harry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怀里的Eggsy放回桌上,更加靠近了戒备的黑巫师。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会做一些傻事,”他诚恳地说,“我不否认那些过分之举,但请你相信,我此番道歉是满怀诚意的。尤其是,”他回头看了一眼站立在圆桌上注视着他的Eggsy,“我刚才显然误会了你,Eggsy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刚才太过冲动了。”

Valentin尚未对这番话做出反应,Eggsy却先红了眼眶。他第一次听Harry对别人说这样的话,无论内心如何肯定双方对彼此的珍视,这样直白的话语还是有着最直接的冲击力,如同一阵海浪席卷了多愁善感的小松鼠,让他轻飘飘地就从原本站立的地方直接窜上了Harry的肩膀,搂紧了对方的脖子。

Roxy扶额,懒得翻白眼了。又特么来这一出……

Valentin收起了魔杖,无语地走回原来的位置坐下。

这场暌违许久的决斗现在变得不伦不类了起来,Harry Hart或许锋芒依旧,但早就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不分轻重的莽撞年轻人了,那些他们心知肚明的意气之争也都因此变得无足轻重了起来。Valentin看了一眼又在说悄悄话的那一对,摇了摇头,端起杯子咽下了冷掉的茶水。

Roxy重新捧起了没啃完的玉米棒,无视了那边腻腻歪歪的松鼠和骑士。

老实说,她还挺遗憾的,如果能看到黑巫师和魔法骑士打起来,那场面一定很精彩。

 

Harry带着两只小松鼠同Valentin告别 ,Roxy有些依依不舍,但好在Valentin挺喜欢她,答应下次她再来的时候还为她准备各种好吃的食物。不过,他也让松鼠们捎句话给Gazelle,下次不要再为他与别人有什么不必要的冲突了。

Eggsy和Roxy对视了一眼,他们并不诧异于黑巫师知晓发生在Gazelle与Charlie之间的不愉快,但显然,Valentin不想让小羚羊继续愤懑不满下去。

乖巧地点头承诺一定把话带到,两只小家伙跳进了Harry的斗篷兜帽里,站起来扒着帽檐那一圈柔软的珊瑚绒,朝着伫立在溪边目送他们离开的黑巫师用力挥动爪子。


TBC


【人设崩得摧枯拉朽的,掩面叹息,什么时候能写完啊……望天


评论(15)
热度(52)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