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 A Lover Like Arthur

—上一更—


23

Arthur从酒吧里出来,路灯把他原本就纤细修长的身体在马路上拖出了更加清瘦的影子。几近凌晨的深夜,在这个安逸的小镇,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Arthur信步朝自己的小公寓走去。

转角的垃圾桶后有个藏身于此的流浪汉,在Arthur经过的时候露出惴惴不安的表情,瑟缩着把自己蜷得更紧,深掩在阴影之中。

前哨停了下来,转过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了所有的硬币,在对方慢慢变得期待的眼神里抬抬下巴示意了下。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抬起胳膊,向上摊开满是脏污已经看不出原本肤色的双手,Arthur弯下腰,把十几个硬币放在了那双手的手心里。

“晚安,先生。”前哨翘起了一边的嘴角。

“晚安,先生。”流浪汉感激涕零地道谢,一直注视着这个清瘦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下一个拐角。

 

Arthur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扭转了半圈之后,突然注意到了脚边地垫上的泥土。

前哨警惕地摸出了插在腰后的Glock17,轻轻推开房门,然后小心翼翼地背部贴紧朝内开启的门板,进入房内。

他走到客厅的中间时,“啪”的一声,灯亮了。

Arthur的枪口立刻对准了开关的方向。

Eames的手放在白色的开关外壳上,侧身倚墙而立,望着他笑。

 

24

Arthur垂下眼睫,深呼吸了几下,关掉手枪的保险放到桌上。Eames看了他一会儿,朝他走过去。

“Darling……”伪装者抬起手,想要触碰前哨的脸颊。

有一瞬间,Arthur就要妥协了,向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和欲望,但近在咫尺时,隔着空气,Eames指尖的温度像是烫到了他。前哨猛地后撤了一步,如梦方醒地瞪视着面前的人。

Eames收回了手,空气里的沉默像是粘稠的泥浆一样包裹住了他们。Arthur皱紧了眉头,拉出了桌边的椅子坐下,“找我有事?”

Eames靠在桌边,抱起双臂,两腿交叉。这间小小的公寓里到处都充斥着Arthur式的简洁和冷漠,在Arthur回来之前,他参观了所有,包括前哨塞在床头柜抽屉里的那些少儿不宜的杂志。Eames应该是很高兴没在这里看到第二人的痕迹的,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也代表自己同样没有机会留下。

前哨没有等到伪装者的回答,他敲了敲桌子,Eames扭头看他。他们的视线在空气里交汇,Eames的喉咙有些发紧,Arthur微微仰头露出的下巴和脖颈线条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

“或许你不记得了,”Arthur垂下头,笑了笑,“我不喜欢等。”他把手插进西装裤子的口袋里,一双长腿翘到了桌子上,“如果你无话可说的话,就请离开我的家。”

Eames拖过另一把椅子,坐到Arthur旁边。靠得很近,Eames可以清晰得闻到前哨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酒精的气息,还有他用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以前的Arthur不会用这些,那个时候的他身上只有那股年轻人的青草一样的味道,简单到极致的性感。

不过,他记得的那个Arthur已经离现在太久了。

“我想和你谈谈。”伪装者说,伸手按住了Arthur想要点烟的动作。前哨很凶地瞪了一眼,Eames笑笑,从他唇上拿下那支烟放到自己嘴里,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

“我想,我们应该有很多事情可以拿来叙一下旧。”Eames深吸了一口烟,又把它塞回到Arthur的唇间。

“是么,”前哨咬着香烟的过滤嘴笑,“洗耳恭听。”

Eames看着他,心口有点空荡荡,好像看到了那个玩世不恭的自己。

 

————

 

25

Arthur清楚地记得,上一次做出这种请求的人是自己。

他辗转许久,从一个陌生的城市飞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带着蚀骨的焦虑在潮湿阴冷的伦敦见到花天酒地的Eames,然后愤怒地给了后者一拳。

倒地的Eames和怒目圆睁的Arthur引起了一阵骚动,俱乐部的经理过来询问Eames的状况,戒备地看着Atthur,随时准备呼叫保安。围成一圈的人里有几个显然是Eames的朋友,他们笑闹着起哄,“嘿!Willy,你的小野猫么?”

有人冲Arthur吹起了口哨,眼神轻佻地打量着他全身。

Eames捂着下巴从地上爬起来,冲那位梳着一丝不苟发型的管理者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那之后,他们的谈话地点从喧闹的俱乐部挪到了Eames的房间。在挥退了看热闹的一群狐朋狗友之后,Eames带着Arthur回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前哨一路无话面沉似水,单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细线。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这是他进入房间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Eames看了他一眼,解开了领口的扣子,露出因为饮酒过量而泛红的胸口。伪装者揉着头发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你要谈什么,honey?”

“47天,”Arthur艰难地开口,“一个月零17天,距离我们上次见面。”

然而Eames没有接话,沉默令人尴尬,也让Arthur的心一点一点地坠入冰窟。

“你想要怎么样呢,darling?”Eames把酒杯搁到桌上,走到Arthur身边,抬起他的下巴,“想要我给你个见面吻么,虽然晚了点,你还揍了我。”

Arthur瞪着他,感受着钝刃刮擦心脏的疼痛。

有太多想说的话都没有必要再说了,赤裸裸地把所有细枝末节的东西揭出来,实在太不体面。

Arthur抬起一只手盖住了眼睛,他该离开了。或许,他就不该来。像Cobb说的一样,接一单生意,挣一笔钱,然后销声匿迹等待下一次合作。

“我的错,”年轻的前哨放下手,声音微微发抖,不再看Eames,“打扰了,Mr. Eames。”

Arthur挺直了脊背转身往外走,Eames没有出声阻拦,Arthur感谢他此时的沉默 。

然而,这感激终究还是太早了,Arthur低估了那个男人的冷酷程度。

前哨的手刚刚触到门把手,Eames就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抬起一只手臂从他背后抵在了门上。

“这么久不见,”男人靠得太近,鼻尖抵着他脖颈处温热的皮肤,呼出的酒气灌满了他的后颈,“你不想我么,我下面想你想得要命。”

Arthur僵在原地,Eames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纤瘦的腰,“这一个月里,我和任何人上床都在想着你的脸,和你的身体。”

 

26

Arthur挥出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二拳。

毫无防备的Eames被击倒在地,捂着被揍到的下巴。Arthur扑了过去,跨骑在Eames的腰上,死死地压住他,双手攥紧了伪装者的衣领,眼里的愤怒和伤痛几乎要满溢而出。

Eames眼底闪过一瞬的复杂,仿佛上一刻说出那些无耻至极的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然而,片刻之后,伪装者的嘴角又挂上了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意。

Arthur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定定地看着身下的人,许久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Eames扭头看向一边,胸腔里发出被压住的笑声。肌肉的震颤传递到压住他的Arthur身上,让后者的脊背窜过一阵发麻的感觉。

Arthur不可自控地抖了下,Eames扭回头望向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

但是Arthur伸手覆住了他的眼睛。Eames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双眼,眼睫颤动了下,清晰地感受到了前哨掌心的热度。

随即,Arthur的嘴唇覆了上来。

 

伪装者的下巴被用力攫住,被迫——形式上——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Eames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Arthur闭着双眼,温暖柔润的嘴唇紧贴着他的,缱绻厮磨。Eames难以自制地、本能地回吻,但是Arthur毫不留情地狠咬了他的下唇,在他痛呼出声的同时,凶狠地把舌头窜进了他的口腔。

这个吻漫长得过分,Arthur终于放开Eames直起身体时,嘴角牵连起一条银色的丝线。他俯瞰着伪装者,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哂笑。

Eames搭在Arthur大腿上的手用力地扣紧了,这个笑容太过嘲讽淡薄,好像一个吻就在无形中消磨掉了他们之间的什么东西。 

Eames曲起了双腿,扭腰发力,把前哨压在了身下,用力地吻上对方的嘴唇。

被屏蔽,心累,求用爱心么么哒戳开

戳不开上面的SY链接就戳这个微博链接吧

他一遍遍亲吻着Arthur耳后、颈侧单薄的皮肤,在他耳边重复着他的名字。

Arthur,Arthur,Arthur……

Arthur双手握拳,狠狠地压在地上,咬着牙不肯回应一声,修剪平整的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的印迹……

 

27

Eames醒来的时候,Arthur已经离开 了。

他爬起来洗脸刮胡子,看着盥洗室里不甚干净的镜子里映出一张颓靡且毫无生气的脸。伪装者盯着自己的脸看了半晌,怒气横溢地挥起手边的玻璃杯狠狠砸向镜子,看着四五分裂了一地的碎片里映出的每一张被诅咒了一样的脸。

他在当天离开了伦敦,飞去了蒙巴萨,找到了那个和自己一起逃出CIA监禁室的药剂师。面色阴郁的伪装者走进弥漫着古怪味道的破落店面里,在药剂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摔下了行李,砸得破旧不堪的木地板吱嘎作响。

“给我份工作。”Eames向后栽倒在旧沙发里,屁股底下的弹簧发出被压迫的呻吟声。

“我可没什么好活计给你,”Yusuf把滑下鼻梁的厚底眼镜推了上去,“来找我的都是些麻烦家伙。”

“我不在乎。”Eames盯着污渍斑驳的天花板,双手垫在脑后,“我不在乎,别让我闲着。”


TBC


评论(5)
热度(28)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