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Treasure

01

 

Newt在登船之前还是找到了那一缕残存的默默然,然后把那个可怜的孩子带回了自己的箱子里。

“好了,没事了,”年轻的神奇动物学家小心地引领着弱小的、尚无法凝聚成人形的默默然,把它带到那片冰雪覆盖的区域,“有点冷,但是对你的恢复有好处,先忍受一下吧。”

这个恢复的过程不会多好受,Newt轻轻叹息一声。Credence——Newt记得Tina是这么称呼他的——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他一下。

“好孩子……”Newt小声说,凝视着那一团飘荡在空气中的烟雾一样的存在,语调尽可能地轻柔,“妈妈在这儿,会没事的。”

Credence又向前伸出了一点儿,像是在回应Newt的抚慰,又像是在向他撒娇一般,蹭了蹭Newt的手背。

 

Picket叉腰站在Newt的手臂上,紧紧地揪着Newt衬衫的衣料,被它那位心大得要漏风的养育者送到那团默默然的跟前。

护树罗锅看起来不是很开心,撅着嘴巴,瞪着一双小眼睛,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嘿,Pickett,绅士一点儿,跟Credence问好。”Newt鼓励地戳了戳他。

Pickett扭回头来 ,冲年轻的巫师做了个龇牙咧嘴的表情。

待它再把视线扭回去时,空气中突然涌起一阵轻柔的风,那团烟雾开始有了变化。

Newt微张着嘴巴,吃惊地看着Credence的模样渐渐显现出来,那个他曾经在纽约地铁里见到的黑发男孩。

只是,他现在看起来要小得多,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梅林的胡子啊……”Newt轻呼出声,Picket爬回他的肩头,叉起腰,鼓着嘴巴瞪着眼前的人。

Credence怯怯地看了一眼惊叹的巫师和气鼓鼓的护树罗锅,低下头,又歪过脑袋迷茫地盯着他们发起了呆。

Pickett发出威胁的低声呜噜,男孩飞快地把目光收了回去,垂下视线,试图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

Newt笑了起来。

 

Credence的恢复状况比Newt预计的要好。

大概是箱子里的其他神奇生物们都相处得非常和谐,让这团过分怯懦的默默然也放松了不少,他独自在那片雪地待了三天之后,试探着从帘子后面探出一点点。

第一个发现他的是隐形兽。柔软的银色毛团顺着吊篮的架子爬下来,走到这个新成员的身边。

默默然还是有些胆怯,但隐形兽实在太过温暖无害,足够让Credence温顺地被它牵起手,领到围着一口架起来的巨大铁锅忙活,正在给大家准备食物的巫师身边。

“哇哦……”注意到手拉手过来的两个小东西,Newt轻声惊呼,放下长柄勺子之后在围裙上拼命擦了擦双手,然后伸手把身高只到自己腰间的小男孩抱起来。

Newt把小家伙举高,左右查看了一番。

“看起来还不错,”英国巫师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闪闪发亮,他把Credence抱在臂弯里,牵起隐形兽的前爪,“走吧,孩子们,我们来庆祝一下。”

Credence双手抱紧了巫师的脖子,对方身上有好闻的干草和牛奶的气味,默默然把自己微凉的脸埋在Newt温暖的颈间。

 

Percival Graves突如其来的造访对于Newt来说简直是场小型事故。

英国巫师局促不安地站在办公桌之后,眼神游离在空气里,他紧张地看一眼MACUSA的安全部长,在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后又飞转地转移了视线。

Pickett藏在Newt的西装胸袋里,探头探脑地往外看。

Percival Graves,自然是真正的那一个,正颇有些有趣地在打量瑟缩着不敢同他对视的Newt。

Theseus Scamander,他的老朋友,在大西洋彼岸也一样有着不凡传说的战斗英雄,那是同他势均力敌的男人,与他并肩战斗过的强大战友。

而眼前这位小斯卡曼德先生并没有他的兄长那种从容不迫的气度,他看起来相当羞怯且柔软,缩在木制的办公桌后,埋着脑袋,只露出毛茸茸的金棕色发顶给身为访客的自己。

相比起他口袋里那个好奇地打量自己的护树罗锅,Newt本人倒像是个更加胆小、让人不忍心惊吓的无害小动物。

Percival在获得了某种隐秘的乐趣的同时,忍不住怀疑,也许在上班时间来魔法部见Newt并不是一件合适的事。

他应该更耐心点,提前知会一声他的老朋友,让Theseus来做介绍人,这样对面的年轻人可能会觉得好受点儿。

 

TBC


为什么我总是在写养孩子/养猫/养松鼠?!

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评论(10)
热度(142)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