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EA] A Lover Like Arthur

—上一更—


40

Eames深深叹了口气。

他无法反驳Arthur。或许他可以把当年的分道扬镳归咎于前哨不近人情的哥哥,但他同样也无法否认,真正结束了他与Arthur之间关系的人是自己。

                                

鬼知道那些邪恶的吐真剂注射进他的静脉之后,他到底对Andrew都说了些什么,他那时候太年轻,也没经受过后来Yusuf帮他做的抗药性训练,东莨菪碱在他的血液里横冲直撞,让他似醒非醒。

他记得自己神志不清涕泪俱下地喊出过Arthur的名字,换来的是Andrew狠狠砸在他肚子上的拳头,也记得他报出过一个真实度高达八成的假名,让那群CIA探员如同嗅到了骨头的野狗一样蜂拥而上,在浪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后,曲折蜿蜒的线索却重新回到了起点。

Eames靠吐露出的那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信息在那座囚牢里苟延残喘、挣扎不休。他并不清楚Arthur和那场几乎可以算得上精确的抓捕究竟有多少牵扯不清的联系,他只知道,那个一次又一次地抓挠着他的软肋,让他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人是Arthur的哥哥。

Levitt家的基因是神奇的。它造化出小鸮一样的Arthur,那个青年新鲜又柔软,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有着毛绒绒的模样,他令人爱怜得莽莽撞撞地闯进Eames的视线和生活,被Eames亲密无间地捕获到,他让伪装者心甘情愿地把年轻的前哨挡在危险之外。它同样也流淌在如同猎鹰的Andrew的骨血里,赋予那个天生的猎食者锋利深邃的眼神和坚硬到可以剖肠破肚的利爪,让他一再将Eames踩翻在地,日渐摧毁着伪装者重见天日的希望。

 

或许那时候Eames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有多爱Arthur,就有多恨这虚无的背叛。

更加讽刺的是,Arthur终究褪去了那些鲜嫩的茸毛,曾经无辜又无害的模样在日后消失殆尽,精英模范的前哨行事果决狠厉,愈发像是Eames记忆里的Andrew。

 

后来Eames跟着Yusuf逃离CIA的牢笼时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们穿过幽暗逼仄的秘密通道,如同走在深渊峭壁的狭窄栈道上,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非生即死的未来。Eames几度踉跄,虚弱得像是下一秒就会坠进万劫不复,如果不是Yusuf拖着他,也许那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死在Arthur的哥哥手上。

他们翻越最后的栅栏时,狗和警备人员终于发现了他们。Eames遥遥听到Andrew的怒吼,那个男人撕破了冷酷的面具,暴跳如雷,嘶吼着让人截住他们。

Eames破裂干涸的唇角扯出嘲讽的弧度。

那是报复的快感,真实而汹涌。

枪声响起,Eames直觉地向一侧倾斜身体,与此同时,右侧鬓角一阵灼痛。他抬手,摸到温热的鲜血。看到Eames手上的血,Yusuf惊地跳起。争分夺秒的逃亡中,药剂师一边拽着他狂奔一边手忙脚乱地扒拉他的伤处,“擦伤,擦伤,还好,还好。”

是的,还好。Eames猛地停住,转回身,狼狈又嚣张地冲那群已经绝不可能追到他们的人比出巨大的中指。


劫后余生给了 Eames真正向Arthur报复的机会。

他被Andrew囚禁了二十三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长得像是过了半辈子,他躺在Yusuf的安全屋里,一再地回想着那段混沌时间里 Andrew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个动作,想要从那些支离破碎的细节里寻到被背叛的蛛丝马迹。

或者,更加迫切地去寻找没有被背叛的证据。

Yusuf把半死不活的Eames拖起来,要求他履行他们出逃前商议好的条件。Eames查看了他自信绝不可能被人追查到和冻结的账户,然后从上面划了一大笔钱给Yusuf。

他看到了来自Cobb银行账户的汇款,还有一句询问他行踪的留言。

Eames盯着邮件的页面沉默半天,最后什么也没回,疲倦地合上笔记本电脑。

Arthur出现在伦敦的时机不是太好。近乎自虐的自我拷问让Eames变得焦躁易怒,Yusuf说服他出去找点乐子,于是他在酒精、香烟和女人的香水气味里麻痹自己,企图得到一丝简单的平静。

而前哨甫一出现就如同投石入水,平静的假象脆弱得像是靠近炉火的单薄雪片。

等Eames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把Arthur压在身下进犯得足够彻底,而他之前所有的挣扎、向对方求证的期待都落空到了言不由衷的挑衅里……

他给Arthur的近乎是屈辱,给自己的是之后数年不再靠近Arthur的惩罚。

 

41

“Arthur。”

前哨抬眼,看向Eames。他的手里握着Eames之前给他点烟时候用的打火机,纯铜机身上有着繁复的花纹,刀凿斧刻般的硬朗线条在主人旷日持久的抚摩下变得温顺服帖,在Arthur的指腹上留下清晰的触感。

“我欠你一声抱歉,”Eames说,“你说得对,是我太幼稚,不该那样伤害你。”

Arthur定定地看了他几秒,垂下头,轻巧地甩动手腕,让打火机的上盖打开又合上。

Eames看着Arthur修长的手指摆弄,金属卡扣碰撞开合,发出的声响缓慢而清晰。Eames觉得有什么东西撞在他的心脏上。

“那时候要承认爱你太难,”他吞咽了一下喉咙,声音艰涩, “你不知道另一个Levitt对我做了什么。”

“不,”Arthur突然开口,“是我欠你一声谢谢。”

Eames猛地抬头看向Arthur。他的眼里燃起一簇亮光,他以为这是希望,以为纠缠在梦境中的幽暗长廊尽头的那扇门会被打开,而Arthur要递给他开门的钥匙。

可惜并不是。

“那时候我不知道Andrew对你做了什么,”Arthur重复Eames的话,兀自笑了下,脸上的表情淡漠疏离,又像是在自嘲,“你也不知道在那之前我就已经很久没和他联系过,Cobb和Mal也不知道,我自己甚至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

“我要谢谢你那时候做的,”Arthur笑,“你代替我留下来断后,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他停顿了下,像是在回忆那段已经变得模糊的日子,“但显然我错了……”

不!Eames想要打断他的话,但Arthur注意到了他的急切,摆摆手阻止了他。

“Eames,”Arthur起身,走到伪装者身前,把那个纯铜打火机塞进他上衣的胸袋里,“我感激你做过的一切,”他望进Eames棕绿色的眸子,“所有的事……”然后他移开视线,伸出双手,试图抻平伪装者那件皱巴巴的外套的衣料,“我为Andrew对你做的事情感到抱歉。”

Eames按住了Arthur放在自己左肩上的手,“然后呢?”他问。

“你想要什么然后?”Arthur看着他。              

 

42

如果时间退回到六年前,Mal带着些微促狭又难掩期待地向他求证“true love?”的时候,他能老实点承认自己对Arthur已经足够着迷,也许从CIA的囚笼里逃出来之后他就会立刻联系Arthur。

如果Arthur在伦敦找到他的时候,他愿意把那段狼狈的经历告诉Arthur,大声责问他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队友和同事,为什么不告诉所有人他有个在CIA就职的哥哥,也许他们就不会让对方在自己的生活里空白这么多年。

如果,如果他现在告诉Arthur,他爱Arthur,愿意抛弃自尊乞求他的原谅,是不是他们就能重新开始?

Eames不知道。

他们把旧事摊开,误会也许已经不再是误会了 ,可感情却没有因此变回原本的感情。

Eames可以清楚地感受到,Arthur不会相信他接下来的任何说辞。前哨现在的模样,从眉眼到举止都透露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那层坚不可摧的铠甲已经在他身上长得太牢固,他变回了一开始看到Eames进门时候的那副样子,清清楚楚的不在乎和无所谓。

Eames在这一刻有些痛恨自己的职业本能,为什么他还能在这个时候平静地看着Arthur。他没有在Arthur摆出这幅毫不在乎的样子的时候愤怒不平,没有像当年Arthur给他一拳一样发泄出来——就算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底气揍前哨这个漂亮的小杂种,至少他应该暴跳如雷地把自己的不甘吼出来。

他什么也没有做。

他当了太久的伪装者,戴着一重又一重的面具穿梭于梦境和现实,大概只有每一次睁眼和闭眼的间隙里,袒露的才是真实的自己。

 

43

Eames离开的时候,已经接近黎明时分。

深蓝幕布的天空上零零落落点着几颗明亮的星星,东边的地平线上泛起一抹瑰丽的紫色。

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说“恕不远送”的Arthur,关上了那扇他偷偷打开的门。


TBC

评论(13)
热度(38)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