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Treasure

03

 

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Percival说。

Tina轻手轻脚地从门后溜进来,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她向那张宽大的的胡桃木办公桌后张望,她的上司正在专注地书写着什么,握在手中的羽毛笔飞快地在信纸上划来划去,而旁边摊开的更加宽大的纸张,一根无人操纵的笔在同样忙碌着。

Tina等了一会儿,Graves先生依旧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她不得不咳嗽一声,换取对方的注意力。

Percival抬头看了她一眼,Tina紧张地吞咽了下喉咙,下意识地用最大程度的真诚目光和微笑回馈自己的上司。

Percival看了她几秒,好笑地摇了摇头,“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说,Miss Goldstein,” 他舔了舔羽毛笔的尖,低头继续奋笔疾书,“你知道我最近工作压了很多,没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哦,是的,先生,”Tina一边连忙应声,一边快步上前,把手里攥着的书文递到Percival的案前,“这是您之前要的,目前记录在案的默默然们的资料。”

Percival的动作停了下,他略微抬头,目光在那个有些单薄的档案袋上停留了一秒。

Tina的呼吸微微一窒,Graves部长的眼神中凝滞了悲伤,她刻意压制的情绪如同退潮时的海水,不甘地翻卷回沙滩上,再度在心脏上拍击出重量。

“我很抱歉……先生……”年轻的女士声音有些哽咽,Graves看向她,眼里的异样早已敛去,Tina却无法从他对待女士们惯有的绅士模样中得到任何安慰.

“如果我能更早察觉,”她用力吸了吸鼻子,“也许,Credence的不幸就不会发生。”

“这不是你的错,Tina,”Graves摇了摇头,“更早和那个孩子接触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注意到那孩子,进而利用他。”

淡淡的遗憾和哀愁再度在Percival Graves的眉目之间显现出来,Tina垂下头,艰难地闭了下眼睛。强势又不失温柔的安全部长先生一直是整个MACUSA最令人尊重和着迷的人之一,Tina本不该对这位先生抱有什么怜悯的心态,但整个美国魔法界刚经受了一次毁灭级的动荡,任何一个巫师都无法置身事外,而眼前的人又深处灾难的中心,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和承受的折磨,灾后重建紧锣密鼓,人们尚未来得及对第一受害人Graves先生表达更多的关怀,当事人却在抱愧于本不该是他的责任的另一个受害者。

Tina心里满溢着无处释放的酸涩,她不知自己能为他做点什么。

不愿自己令人敬重的上司沉浸于这种悲伤,Tina尝试着转移话题,“那么,”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欢快些,“您之前去伦敦,有见到Newt吧。”

虽然只短暂相处了几日,但神奇动物学家的名字一出口,Tina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但凡见识过Newt的温柔细致与贴心的人,总会在想起他时有这样的好心情。

“见了,”Percival索性放下了笔,揉了揉额头两侧,“他和你说的不太一样。”

“怎么?”Tina疑惑,随即反应过来,“他其实有点怕生,”她笑了起来,“可能人际交往上不太成熟。”

Percival想起没有发出去的晚餐邀约,想起伦敦陈旧并且泛着潮湿气息的办公室里那个拘谨到不安的年轻人,无奈地笑了,“你说得对。”

Tina了然,“他通常和他的孩子们交流更多,我是说,”她比划了一下,“箱子里的那些。”年轻的傲罗确信自己在上司脸上见到了真正的笑容,Percival Graves的右手食指抵住唇,垂下视线,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温柔又迷人,她看得几乎愣住。

大概她发呆的时间长了点儿,Percival重新抬起视线,Tina反应过来,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交握住双手,“相信我,先生,如果接触得多一点,您会喜欢上他的。Mr. Scamander是个神奇的人。”

“这我早就见识过,”Graves笑道,“我对另一位Scamander相当了解。”

 

Newt掏出钥匙,插进门上的锁孔里,没等他扭动门锁,深红色的木门吱嘎作响,向内打开。

“哦。”Newt发出并不意外的一声,提着他陈旧的手提箱,迈进门里。

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

随着Newt的前进 ,他每迈出一步,身前的光线就多蔓延一分,等到他走到客厅的正中,大半个屋子都已经清晰可见。

他轻轻叹了口气,把箱子放在地上。

“下次你要来,就提前通知一声,”年轻的巫师没有什么威慑力地抱怨道,“你这样会吓坏家里的小家伙们。”他的话音落下,一只猫狸子从及地的帷幔后钻了出来,软绵绵地叫了几声,蹭着他的裤脚撒娇。

光亮唯一没有延伸到的窗台边,一个高瘦的身影在模糊的黑暗中抱臂而立。

“你没回来的时候,她可是从我这里讨了不少好东西。”清俊的男声响起,那个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猫狸子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男人的脚边,同样蹭了蹭他。

“别惯着她,Theseus。”Newt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他的哥哥不置可否地挑了下眉,把手里空掉了一半的从麻瓜们那里买来的猫罐头放在桌子上。

Lilith,Newt那只养了三年多的猫狸子,跳上桌子,在Newt依旧没有什么威慑力的轻喝声中,置若罔闻地舔食起来。

Newt看着Lilith摇了摇头,他的馋嘴姑娘发出享受的呜噜声响,他只好牵起嘴角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瞧瞧真正在惯着它们的人是谁?”Theseus看着这对主人和宠物间的互动,愉悦地说。

Newt不理会哥哥的调侃,他挽起衬衫的袖子,从壁橱里翻出了许久不用的茶具和茶罐。

“要喝茶么?”


TBC

评论(2)
热度(16)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