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8

 

无论是出于伪装身份的必要性还是情感内敛不轻易予人的本性,以布鲁斯·韦恩混迹花丛多年的经验来说,被人暗示风流一夜、春宵一度的次数显然要远远高于被诚心求交往的时候。对于在你来我往的试探里如鱼得水进退自如的韦恩总裁来说,所有的露水之欢都是可以被轻易抛之脑后的,这同样也说明,即使已经年届不惑,这位花花公子仍旧没有足以说服阿尔弗雷德的稳定交往对象。

而在那层过分光鲜的伪装之后,他还有更为复杂晦涩的人生。作为犯罪之城的秩序维护者,在走出蝙蝠洞之后,很难会有人与蝙蝠侠建立深厚的感情羁绊,有些是不愿,有些则是不敢。所有不够理智的情感在布鲁斯看来都会产生如出一辙的负面影响,哥谭骑士严厉地将它们阻拦在自己的生活之外,对他的畏惧者和崇拜者们一视同仁。

然而,他的确很久没有被人用如此柔软无害的目光注视了。

克拉克湛蓝的眼睛里有着如同破土而出的幼苗一般鲜嫩而充满活力的希冀,他在等待一个答案,布鲁斯看得出来他在尽量隐藏自己的紧张,向后压平的毛绒绒的耳朵平白让眼前的氪星人弥漫出惹人怜爱的气息。

 

不……布鲁斯忍不住想要扶额,一定是那该死的魔法的错。

如果克拉克知道自己这样想,多半会像在瞭望塔里被扎塔娜称赞可爱时那样情绪低落地生闷气。超人和肯特记者都有一些颇为有趣的小动作,正联主席尚且还能克制自己不会露出太过委屈巴巴的样子,以免被联盟里扎塔娜为首的一些女性超级英雄们围住顺毛,记者先生时常陷入麻烦的生活则让他少了许多顾忌,那些撇着嘴巴眨巴眼睛抓挠头发的行为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这让之前偶尔会窥探超人另一面的蝙蝠侠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如果没有恰巧在清晨看到他对着镜子用热视线给自己刮胡子的话。

 

克拉克眨了眨眼睛。

他觉得自己的胸腔里揣了只横冲直撞的兔子,比哈尔变成的那只还要能折腾,它在他的心脏上欢快地跳起了踢踏舞,踩着不成调的节拍宛若抽风。他不得不深吸了口气,才能勉强让乱糟糟的心跳平静下来。

布鲁斯还没有回应他提出的问题,半跪在他身前的蝙蝠侠保持着微微抬头的姿势,克拉克无法从他英俊的面容上读出任何情绪。

记者先生克制着自己想要鼓起双颊的冲动,这是他感到紧张时的习惯,数次被露易丝调侃过有些孩子气,却仍旧没有成功改掉。他不动声色地提了口气,咬住一侧的臼齿,悄悄努起左边的嘴角。

布鲁斯突然笑出声。

克拉克有些茫然,不明白到底哪里让对面的男人觉得好笑了,他瞪着布鲁斯,不解地皱眉。

“小镇男孩,”布鲁斯站起身,愉悦地伸出手,捏着肯特记者微微鼓起而不自知的左腮,轻轻拉扯了下,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的笑意变得更深,“你问了个好问题。”

克拉克动了动脑袋,略有些气恼地拂开那只捏完了他的脸又企图伸向他的耳朵的手,“那答案呢?”

“没有。”韦恩总裁爽快地回答,笑意盈盈的蓝色眸子看起来颇有些调笑的意味,“如果你不是指只负责互相解决生理需要的那种,那答案自然是没有。”

“那,”克拉克再次抬手,打掉布鲁斯不死心地又伸过来的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布鲁斯没回答,他只是盯着克拉克,带着浅淡岁月痕迹的眼角有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

克拉克觉得自己快按不住心口那只兔子了,那个小混蛋一蹦三尺高,简直要迫不及待地从他胸膛里撞出来去讨好对面的蝙蝠侠。他不得不撇开视线,揉弄了几下自己的鼻尖,强自镇定。

布鲁斯伸手碰触氪星人异常敏感的三角形耳朵,这次,它的主人没有再阻止自己。猫咪的耳朵抖动几下,细软的绒毛在布鲁斯的掌下柔软而服帖,黑暗骑士的心也因此柔软了几分,他收起了捉弄的心思,正经起来。

“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克拉克,”他揉搓着那只单薄乖顺的耳朵,嗓音低沉带着种莫名的忧郁,“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知道我有很多麻烦。”

克拉克望着他,在那双深蓝的眼睛里看到蝙蝠和布鲁斯·韦恩都鲜少会展露出来的温柔,布鲁斯对他莞尔一笑,克拉克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恐吓我没用的,”氪星之子的指尖搭上韦恩先生的手腕,把温柔抚弄自己的大手拉下来,合掌握住,“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布鲁斯看着那双湿润的满含笑意的湛蓝眼睛,包裹在柔软爱意里的坚定仿佛可以刺破苍穹的锐利星辰,却又温和得足以安抚人心。

它就像超人本身一样。布鲁斯被它说服了。

“这让我有些意外,”布鲁斯感叹,“从你一开始气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样子来看,完全不像是准备表白的人。”

克拉克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这会儿似乎终于又想起来害羞了,他又开始揉自己的鼻尖。

“好了,”布鲁斯不忍心让小记者挺翘可爱的鼻尖继续遭受折磨,他把氪星人从座椅上拽起来,声音里带着笑意,“庆祝一下,超人&克拉克·肯特先生告别单身的时刻。”

他搂住克拉克的腰,把他带进自己怀里,“给我个吻怎么样?”

 

“布鲁斯少爷。”

在两个人的嘴唇分开之时,管家先生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哦,阿尔弗雷德……布鲁斯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赞叹了他的管家。之前超人意图找他麻烦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完美地恪守“不在不该出现的时间出现”的原则,完全没有担忧主人的安危、出来帮忙解围的意思,现在他刚刚亲了自己的新晋男友一下,管家先生就出现了。

布鲁斯丝毫不怀疑,自己会是全美心脏最强健的宅院主人,自他记事以来,他的管家就在孜孜不倦地用各种方式锻炼着他的承受能力。

“怎么了?”布鲁斯若无其事地整理克拉克腰间被拽出来一半的衬衫下摆,另一位当事人在管家先生出声后猛地推开了他,现在还有些手足无措,脸色薄红。

需要加强练习。布鲁斯眼神戏谑,视线相触,克拉克读懂了他的意思,咳嗽一声,别过头去。


TBC

评论(11)
热度(139)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