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伙伴安利了!于是有了一个上班时间凑不要脸的我!(你走!

明楼一把把阿城抱了起来,阿诚惊叫了一声,下面那里愈发绞紧了明楼的东西。明楼重重喘了一下,更加用力扣紧了阿诚的臀部。男人向来一丝不苟的发型有点儿凌乱,散下来的几缕发丝贴在额头上,这样的明楼大概只有阿诚能见得着。

“还想要么?嗯?”明楼凑近了阿诚,在他耳边低声问,语声带笑,话音隐没在用力贴紧了阿诚脖颈处温热肌肤的一个吻里。 
 明诚收紧了挂在明楼脖子上的手臂,脸颊紧紧地贴着明楼的,低低地叫着一声声的“大哥”。 
 明楼笑了起来。 
 他抱在怀里的人像只小动物一样温驯的样子可不多见,此刻发出的声音低沉,迷乱,甜腻,脱掉了那层“明诚”的冷硬外壳的,他的小阿诚。 
 明楼深深地往前顶了一下,吻上了明诚的嘴唇,吞下他来不及出声的尖叫。 

评论(14)
热度(30)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