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楼诚]发烧

小甜饼,一发完,给 @SJS_XD ,宝贝儿张嘴吃糖XD


明诚晃了一下,差点失手打了手里的咖啡杯,杯里的褐色液体晃了一下,还是溅到了明楼伸过来的手背上。

明楼抬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抱歉,大哥。”

“怎么回事儿?”明楼紧盯着明诚,后者的嘴角已经绷成了一条直线,一双如墨似黛的浓眉紧紧皱着。

“大概是……”明诚不敢直视明楼,微微扭头撇开了视线,“发烧了。”

明楼的表情松动了一下,微微抬了下下巴,向后靠进了座椅里,不再言语。

明诚不自在地咳嗽了下,小声说:“对不起,大哥,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就回去。”

“不必。”明楼摆了摆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号,“小宋,今天明秘书不在,你把他急需处理的事情安排下,有需要的就来请示我。”

小宋应下之后挂了电话,有些疑惑地看了眼明诚门扉半掩的办公室,刚才在茶水间里泡咖啡的难道不是阿诚先生么?

算了,大概另有安排吧。小宋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整理准备向明楼汇报的文件。

 

“大哥……”阿诚试图阻止明楼的动作,但是明长官握着手里的温度计,闪避过明诚的手,发出了一声不赞同的声音。

阿诚看着明楼,明长官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容抗拒的温柔,习惯性侧偏的角度和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让阿诚觉得原本就烧得有些迟钝的脑袋更加迷糊。

阿诚意识到自己脸颊的温度愈发高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沉默地躺回了床上,认命地张开嘴巴,让明楼把那根纤细脆弱的水银温度计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才听话。”明楼奖励地摸了下阿诚的头发,把盖在他身上的风衣往上掖了掖,衣领覆在了阿诚的下巴上。

“大锅,里快回去工作吧,唔用管我。”阿诚叼着温度计,口齿不清地赶明长官回外间的大办公室。早上这个时段是各部门来汇报工作的高峰期,小宋找不到人要着急的,他大概也想不到来休息室找。众所周知,明长官工作勤勉,办公室里这个用来休息的小套间几乎就是个摆设。

明楼没动,侧身坐在床沿上盯着阿诚看,笑意盈盈。阿诚被他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翻身朝里,留给明长官一个后背和毛茸茸的后脑勺。

明楼俯下身,用鼻尖和嘴唇碰了碰阿诚后颈露出的皮肤。阿诚瑟缩着抖动了一下,想要转回身,明楼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他,阿诚的动作顿了下,老实地没再乱动。触到的皮肤因为发烧而高热,明楼深深吸了口气,鼻腔里满满的都是阿诚的味道,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

感受到手掌下的身体蜷缩了起来,明楼轻笑出声。

“等会儿喂你吃了药,我就出去。”

“嗯……”阿诚把脸埋进风衣领子里,闷闷地应了声。

明楼好笑地伸手呼噜了下明诚的脑袋,臭小子。

 

明楼处理完手里的工作,抬腕看了眼手表,已经接近午饭时间。

阿诚吃过药之后就一直很安静,明楼过去看过他一次。瘦削的男人蜷缩着身子睡得有点儿沉,发烧的关系,呼吸都比平时要重了些。明楼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拂过阿诚的眉毛眼睫和唇角,指腹感受到他的温度,虽然还有点儿偏高,但比早上刚到办公室的时候要好多了。

明楼起身,走到套间门外,伸手轻轻拧动了门把手。

“大哥。”

意外地,阿诚已经醒了,正倚在床头坐着,看向门口的明楼。

“什么时候醒的?”明楼步入内间,带上了门。

“刚醒。”阿诚抬手揉了揉眼。

明楼坐到床边,伸手揽过阿诚的脖子,让他靠过来,把自己的额头贴过去贴着他,“嗯,基本不烧了。”

“嗯。”明诚还是有点儿困乏,尽管已经退烧了,整个人还是有点儿懒洋洋的。明楼试过温度之后,他没再倚回床头,只是顺势歪了歪脑袋,靠在了明楼的肩上。

“饿不饿?想吃什么?”明楼的嘴角浮起一个浅笑,阿诚难得撒娇,他顺从地在阿诚背后一下一下地抚摸起来,换来对方发出像猫咪一样的满足的小小的咕哝声。

“不饿,随便什么都好。”

“那我去让他们送点饭来,你继续睡一会儿。”

“嗯。”阿诚虽然答应着,却没挪动半分,明楼索性也就没动,任凭他靠着自己。

等到阿诚意识到自己在撒娇而变得不好意思地退开的时候,明楼又露出了那个宠溺的笑容,阿诚咳嗽了一声,假装自己还不舒服,又倒回了床上。

明楼没戳穿他,俯下身亲了亲阿诚的额角,出去安排午饭了。

 

下班之前,小宋进来送文件,等明楼批示。

敲了敲门,没人应,小宋奇怪了下,正打算转身离开,门从内侧打开了。

明诚站在门内,身上披着件让人眼熟的外套,头发微乱。

“什么事?”

小宋呆了下,没反应过来,明诚蹙起了眉毛的时候,他才忙不迭回道:“啊,银行那边送过来的财务汇报,我整理好了,拿来给明长官。”

“我知道了,给我吧。”明诚伸手接过了小宋手里的文件,阖上了房门。

阿诚先生,不是今天不在吗?

小宋摸了摸后脑勺,一脸茫然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阿诚一边翻阅手里的文件,一边往明楼的办公桌走过去。

“什么东西?”明楼扣起双手,支住下巴问他。

“小宋送来的,说是银行的那边的情况汇报。”阿诚抬眼看了眼明楼,把文件搁在书案上。

“行了,放着吧,你去收拾东西,我们回家。”

“这么早?”阿诚诧异,往常他们都会加班处理完这些事务才回去。

“明秘书身体不适,做上司的,当然要主动体恤一下。”明楼歪了歪头,冲阿诚笑。

阿诚撇了下嘴,孩子气地咬了咬腮帮子,转身去收拾东西了。

小东西,明楼好笑地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完—

评论(2)
热度(8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