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狼队]It's Just The Beginning

—前文—


Scott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日的上午,枕头上残留着Logan身上的味道,混合着酒精、皮革和烟草的气味。不用睁眼,Scott也知道那个野兽一样的Alpha已经不在房间里了。身体不适的疲惫让他对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被陪伴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再三回味,年轻的战斗队长难得地不想苛求自己的言行,他用脸蹭了蹭身下柔软的布料,露出一个孩子般单纯满足的笑容。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后,Scott去实验室找了Hank。

虽然代号是“Beast”,但Hank一直是整个学院里最容易被倾诉和欺负的人。即使平常都像个猫咪一样乖巧和聪明的Kitty,每次遇到这个被Logan戏称为“毛球”的长手长脚容易害羞的男人,都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他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的时候,你总会想要塞根骨头或者丢个皮球过去哄他一下。

实验室的透明玻璃门被推开,发出声响,埋首在显微镜上观察什么的Hank抬起了头。Scott还未张口,Hank抬手做了个稍等一下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玻片取下来,收进了他存放重要物品的柜子里。

收拾好之后,Hank让Scott在椅子上坐好,从显然早就准备好放在一旁桌子上的一个扁平盒子里拿出了一管针剂,注射进了Scott手臂上的静脉血管里。

“我能问问,这个是什么东西么?抑制剂?”Scott按着肘窝处的消毒棉花问道。

“Logan没跟你说?”Hank一边说收拾东西一边抬眼看他。

“他看起来更像是想要因此捉弄我一下。”

Hank不是太理解地看了眼Scott。

“就……”Scott下颌的线条紧了紧,“他提到我需要个Alpha。”

Hank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他把手里配好的药剂按服用次数和剂量分装好,坐到Scott对面的椅子上。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说得没错,”Hank打量着Scott的表情,“我化验过你的血样了,那针药剂有一些刺激激素分泌的成分,会缩短你的生理周期,我是指,”他比划了一下,“发情期之类的那些。”

Scott沉默地听着,Hank很难从他一向严肃正经的脸上看出什么,尤其是他还戴着副红石英眼镜。

“影响很剧烈?”Scott问。

“昨晚上Logan来找过我,”Hank十指交扣,两手的拇指不停地互相碰着,“从他反馈的情况和你之前的数据统计来看,这个药剂的效用还是很明显的。高热和伴随的心悸会加重你的身体负担,如果持续影响的话,你的发情期也会提前到来。”他看着Scott,尽量诚恳地提议道,“我觉得Logan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抑制剂不是长久之计。你和Jean分手之后已经半年多没进入过发情期了,如果在药物影响下诱发的话,反应程度可能会导致什么不可预估的危险后果,要是有人能帮你……”

“我知道了。”Scott出声,有些急切地打断了Hank的话。他一向举止得体,很少会有这样不合礼节的行为,Hank有点没反应过来,张着嘴巴僵在了椅子上。

Scott低声说了句抱歉,起身离开。

Hank呆呆地看着Scott的背影,余光突然瞄到了桌上装药的纸袋。“等一下!Scott!”他一把抓过袋子,追到门口,拦住了Scott。一向不愿多话的男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知道你不想我们插手你的伴侣问题,”他稍微停顿了下,“或者说你和Logan的事,但你需要这个。”他把之前分装好的药剂递过去,“我把抑制剂的配方改良了下,对你能有些帮助。”

这次Scott终于恢复了往日的乖顺,他接过袋子,沉默了几秒,道了句谢。

Hank拍了拍他的肩,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然后叹了口气。

 

Scott回去上课的时候,明显地感受到了学生们对他的关心。

甫一推开门,教室里就突兀地安静了下来,他抬眼看过去,John抬起来正准备放到Kitty头顶的手僵住了,指尖的火苗都没来得及熄灭。幸好酿成大祸前,Bobby吹了口气,冻住了John整个右臂连同半张桌子。

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Scott想。

Rogue紧盯着Scott看,嘴唇蠕动了两下,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Scott在她真的开口之前转身关了上门,走上讲台,把教案放下。

文学课一向是孩子们不是太感兴趣的课程,除了少数几个相对安静一些的姑娘喜欢和Scott讨论拜伦、雪莱和济慈之间的故事外,男孩们更倾向于把文学课的自由讨论时间当做Danger Room的战术计划讨论会。Scott在管束过几次就放任他们随便发挥了,尤其是在收上来的作业里发现学生们在尝试着用十四行诗写战术计划和总结之后。

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今天的主题,Scott翻开书,用眼神制止了Rogue要举手提问的举动,开始授课。

John自己放火融掉了冰,在Scott背对着他们书写板书的时候扭头向后,瞪着眼睛冲Bobby挥了下拳头。冰人好脾气地冲他笑了下,John气哼哼地把头转了回去。


“Mr. Summers!”

Scott无奈地停下步子,转身面对跟上来的女孩。走廊拐角的巨大古董花瓶后面,藏着的Bobby、John和Kitty在探头探脑,Scott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们一眼。

Rogue有些不安但又执拗地走到他面前,将垂下来的那缕银色发丝捋回到耳后,“您没事了么?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Scott冲她笑了下,试图安抚这个同样身为Omega的姑娘。

“我问过Logan,”那姑娘抬头盯着Scott的眼睛,即使她很难从红色的镜片上看出什么,“他说你没什么大问题,但这代表你还是有些问题的,是么?”

Scott因为Rogue提到的那个名字而沉默了几秒,小姑娘越发不安地注视着他,Scott微微俯下身按住了她的肩膀 “已经没什么了,上午我去找过Hank了,只是一针致昏迷的药剂,不用担心。”

“但是……”

“真的没什么。”Scott打断了她,努力让自己显得诚恳真挚。“我很感激你们的关心,”他冲后面那几个小鬼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三个人看到他这个动作立刻条件反射地缩了回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也要相信Dr. McCoy好么。”

Rogue思索了下,艰难地点了点头。她上前一步,伸出手臂拥抱了下自己的文学课老师和危境模拟训练老师,“你昏倒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Storm立刻就给Dr. Grey传了消息,Logan也是,他差点就要用爪子捅穿那家伙了。”

Scott拍了拍姑娘的后背,Rogue松开他,眨了眨自己泛红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晚餐的时候,Logan终于再度出现在Scott的面前。

不顾学校的禁烟令,嘴里叼着雪茄的男人大摇大摆地坐到了Scott对面的位子,把一个牛皮纸袋丢到了桌上。力道有些大,角度也不好,那东西差点打翻了Scott的汤碗。

摘掉眼镜,轰飞他,Scott一边咀嚼着自己的晚餐一边面无表情地想,如果那碗汤真的泼出来了的话。

事实上,这只是某种情绪上的伪装,Scott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Logan。这男人在像头真正的狼一样五感发达、直觉敏锐的同时,也像个无法理解人类复杂情绪的动物。他会在令人尴尬的事情上若无其事地痛踩一脚,然后大摇大摆地走掉,你甚至分不清楚他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要这样做。

 “送你的。”Logan抽了口烟,在吐出的烟雾中微微眯起眼睛,拿下巴点了点纸袋。

“不要。”Cyclops咽下嘴里的食物,生硬地回道。

“你还没看是什么就说不要?”Logan被顶撞了也没有生气,他一手撑住脑袋,歪头笑着看对面挺直了脊背端碗喝汤的Scott。

“无功不受禄,谢谢你好意了。”Scott放下汤碗,打算起身。

“那就当是我强迫你的。”Logan隔着桌子拽住了Scott的手腕,太过用力以至于后者小小地痛呼了一声。Logan放轻手上的力道, “总是借用你的宝贝摩托车,偶尔也会良心发现下。”

Scott皱了皱眉,但没再表示反对。他挣脱了Logan,把纸袋拖到了面前,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大瓶机油。

“你认真的?”黑发青年挑起了眉。

“嗯哼。”

Scott抿了抿嘴唇,把机油重新塞进了袋子里。“那好吧,”他站起来,把袋子拎在手上,居高临下地对Logan说,“你最好再去把车洗一洗,她能更喜欢你一点儿。”

Scott转身离开,Logan看着他瘦削挺拔的背影,咬着雪茄露出一个满是纵容的笑容。

可惜Scott没看到。


TBC

评论(19)
热度(72)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