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在哪里][Gramander]Treasure

02

 

Percival看得出Newt不是太欢迎这次不期然的会面,绅士如他自然不愿年轻人为此为难,美国人在短暂地逗留了半个钟头后,礼貌地告辞。

Percival轻轻叹了口气,他原本是要邀请小斯卡曼德先生共进晚餐的。Newt离开纽约的时候,他尚未完全恢复,自然没能向这位挽救了他和整个美国魔法世界的年轻人当面致谢,这次拜访虽然只是一次伦敦公干的顺便之举,但看起来他还是唐突了。Newt Scamander显然比Goldstein姐妹描述的更加容易害羞。

 

Newt目送那位先生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长廊的拐角处,终于松了口气。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锁好门,把角落里的老旧手提箱拖出来,放在屋子的当中。Newt的手指抚过箱子上充满刮擦碰撞痕迹的铜色铆钉和锁扣,想到刚才那场惊险的意外,抿起了嘴巴。

窝藏一个被MACUSA记录在案的默默然,这事如果被对方的安全部长发现,Newt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应付过去。

但Percival Graves对Credence来说应该是特殊的,那孩子知道了Grindelwald用复活汤剂冒充Graves的事情后,偷偷抹过眼泪。Newt猜测这位先生和那个总是过于自卑胆怯的默默然之间应该有些故事。

Newt没想好要不要告诉Credence这件事,他叹了口气,掀开箱盖,钻进去。

Credence坐在木梯底端,乖巧而安静地捧着一本对于他来说显得过大的旧书,认真地看着。箱盖打开的声音惊动了他,他抬起头,看到从上面下来的Newt。

小男孩站了起来,给Newt让开道路。

他现在长高了一点儿,大概六七岁的样子,比起第一次显出人形的时候长大了不少。Newt还没搞清楚默默然们的生长规律,只能每天记录Credence的身高体重,充作研究资料。

这孩子现在已经可以熟练地切换自己的形态,他时常会变成一团烟雾,在箱子里飘来荡去,安静地看着其他的神奇动物们各自成群,和家人或者朋友甜蜜地依偎在一起。他和温柔慈爱的隐形兽待在一起,陪它照看那些幼崽们,但他最粘的还是Newt。Credence像其他的小动物们一样,会在Newt出现在箱子里的时候围着饲主打转,等待后者忙完所有的事情后朝他伸出手。然后小默默然柔顺地搂着Newt的脖子被抱起来,用小孩子特有的细软声线,小声在Newt耳边絮絮叨叨自己一整天都干了些什么。

“嘿,Cre,”Newt从木梯上下来,蹲在男孩身前,“你在看什么?”

“书,先生。”Credence凑过来,搂住Newt的脖子,给他一个拥抱。

“魔法史,”Newt轻声念出书名,“你对这个感兴趣?”

“很有趣。”Credence低下头,目光停留在书本封面上骑着扫帚呼啸而过的巫师身上,他伸出小小的手指,摸了摸巫师的黑色尖顶帽,照片里的人尖叫一声,跳到画框以外的地方藏了起来。

Newt看着他有着柔软黑发的小脑袋,伸出手揉了揉。

“你今天回来得好早。”Credence把书放到一边的矮桌上,再次伸手抱住Newt的颈子。

Newt抱着他站起身,打开房间的另一扇门。

 

Newt喂了所有的神奇动物,清理了那些需要打扫的场所,把粘着他不撒手的小家伙们哄回它们真正的Mommy身边,然后带着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Credence回到休息的房间。

男孩的鼻尖沾了不少灰尘,Newt念了飞来咒,挂在架子上的毛巾飞过来,巫师笑着给小家伙擦干净脸,大概是觉得痒,Credence躲闪了两下,嘴角翘起来。

Newt给他擦好后,端详着男孩的面容。Credence的额角有道浅浅的伤痕,Newt第一次注意到的时候有些惊讶,因为男孩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脸上并没有这道痕迹,他问Credence这是哪来的,男孩躲躲闪闪了片刻,最后有些沮丧地告诉他,这是收养他的Mary打的。Newt意识到,Credence的样貌会随着他不断长大慢慢恢复成曾经的样子,那些在他身上留下印记的东西会再次回到他的身上,即使这孩子不再经历那些痛苦的过程,但所有曾经受到过的伤害会和那些记忆一起回到他的身上。

Newt看着Credence漆黑的双眼,那里面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模样。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告诉了Credence,Percival Graves今日的到访。

他不该向Credence隐瞒这个。

“你会想他么,Cre?”Newt抚摸着Credence的后脑勺,看着在自己的面前瑟缩了一下的男孩。

“嗯。”Credence埋着脑袋,小声应了一声。

“你想见他么?”Newt问。

“可以么?”Credence抬起脸,Newt第一次在这孩子脸上看到一种可以称为落寞的神情。

“你在难过,Cre,”Newt把男孩搂进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后背。

“Mr. Graves,”Credence声音在Newt怀里变得模糊,“我喜欢他。”

Newt温柔地回应了一声,Credence的一只手揪住英国巫师的马甲领口,拇指拨弄那上面的黑色纽扣。

“没有人关心我们,外面很冷,妈妈让我们出去干活,发那些总也发不完的传单,”Newt知道他说的是收养了他们的那个严肃女人,他拍了拍男孩瘦弱的脊背,“Graves先生路过的时候,会分给我们一些热乎乎的甜甜的饮料。Benjamin把他做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打了我们,只有我什么也都没告诉妈妈,后来他就只给我带吃的了。”

“我很想他,Sir,”Credence稚嫩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我做了那么可怕的事情,我不敢见他。”

“那不全是你的错,”Newt勾起男孩的下巴,不出意外地在那张小脸上看到了湿漉漉的痕迹,“GellertGrindelwald欺骗了你,你还记得么?”

“嗯,”Credence用力点了下头,“我以为他是Mr. Graves,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等见到他的时候,你就这么对他道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Newt安慰他。

“要是Mr. Graves是爸爸就好了,”Credence难过地又掉下了几滴眼泪,男孩抬起手背,用力擦了几下自己的脸,“我一定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Newt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发顶。

“可以请求一件事情么,Sir……”Credence小声说。

“什么事?”

“我可以叫你Mommy么?”

Newt惊讶地低下头,小男孩的脸变成了可爱的粉色,他绞着自己的手指,羞怯地看了Newt一眼,“我听到你喂猫狸子的时候……”

Newt好笑地捏了捏他的鼻子,“好吧,如果你想的话,不过,离开箱子的时候可不许这么叫。”

Credence真正开心地笑了起来,脸颊上露出小小的酒窝。


TBC


Credence的昵称不知道该怎么写,用了“Cre”,小伙伴们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么_(:з」∠)_

评论(8)
热度(53)
  1. AlecNights淮左 转载了此文字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