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Come Here,Little Cat

16

 

阿尔弗雷德把最后一支矢车菊插进摆件花瓶里,完成了今天的最后一件插花作品。散发出优雅芬芳的花朵有着和克拉克的眼睛同样的澄澈蓝色,美丽又不失温和,阿尔弗雷德端详片刻,好心情地想着,应该把它摆在布鲁斯少爷的床头柜上。

想到那位让人头疼的主人,阿尔弗雷德不得不牵着嘴角摇了摇头。他看着韦恩家的小少爷从小长到大,看着他慢慢成熟直到年龄超越上一代韦恩主人,身为韦恩的管家,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支持着他的小少爷为正义事业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但并不包括孤僻自傲和作践身体的那些。他由衷地期望着,韦恩家另一位合法主人到来的速度可以比窖酒里的藏酒的消耗可以快那么一点儿,既然他已经不指望年过不惑的布鲁斯负责任地照顾好自己,那就只能寄望于他的小少爷还能有足够的好运气,可以把真正适合的伴侣带回家。

一抹红色降临在窗外,吸引了阿尔弗雷德的注意力。

啊,是克拉克回来了。

管家先生微笑起来,他放下手里的花瓶,步履轻快地去给超人开门,完全忘记了上一秒还在惦记着的、目前仍旧希望渺茫的“韦恩夫人”。

 

克拉克没有受伤,但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那对毛绒绒的耳朵趴伏下来,贴在他脑袋顶上,原本晃来晃去充满活力的尾巴则没精打采地垂着,藏在损毁严重的红色斗篷之下。

氪星人湛蓝的眼睛满是歉疚,他解下斗篷,攥在手里,真挚地向韦恩大宅的管家道歉。阿尔弗雷德摆摆手,让他不用在意。

“跟布鲁斯少爷损坏过的东西相比,这完全算不上什么。”管家先生从超人手里接过破损的装备,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作为一向被蝙蝠侠指责战损过多的那一方,第一次听到有人抱怨蝙蝠的破坏力,这感觉对于克拉克来说还蛮新奇的。不过,他的愧疚之意并没有因为管家先生对自己主人的调侃而削减,他出门之前完全感受得到,阿尔弗雷德相当满意于自己的审美和设计,可他只穿了一次就报废了对方的得意之作。

年轻人的固执让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推了推克拉克的后背,朝楼梯的方向走。

“去换身衣服,克拉克少爷,到下面来帮我修整那些被少爷用坏掉的东西,”他说,“如果这可以让您觉得好受点的话。”

 

布鲁斯不是没有注意到克拉克那点小别扭。

氪星人在隐藏情绪方面没什么天赋,他的愤怒和快乐比大部分人都要直白得多。哈莉·奎因直到坐上囚车还在大声嚷嚷“要把这只小猫带回去”,而这么喊叫的人并不只有她一个,在他们押解犯人的间隙,布鲁斯注意到克拉克的后颈泛起了粉色。超人的脸色介于尴尬和无处发泄的愤怒之间,眼睛里泛着可疑的水光,布鲁斯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被气哭了。

或许尚未解除的魔法还在影响着超人,布鲁斯想,应该联系一下扎塔娜,问问魔法师的研究进度能不能再加快一些。虽然超人现在的模样过分可爱,可怜巴巴的样子又的确让人心痒,布鲁斯的唇角弯起,因为脑海里出现的画面露出了笑容,但他并不是真的想看到氪星人被惹哭。

不过,就算面对自己也不肯坦诚的蝙蝠侠是绝不会承认,他看到克拉克向下撇着嘴角的样子的时候,也有想要揪一揪他的脸颊的冲动,像是哄一只猫或者一个小孩子那样。

这想法太危险了,决不能让它继续蔓延下去。

还有,他不该出现在事故现场。想到这里,布鲁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原本浮在脸上的笑意一点点隐去。等他回去,他要和这个不听话的猫咪约法三章,哥谭的事蝙蝠侠应付得来,不需要还没完全恢复的半氪星人来帮忙。

如果克拉克因此再出意外怎么办,布鲁斯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布鲁斯从蝙蝠战机里出来,摘下头套。

他的面前站着一脸焦急捧着一只灰色兔子,不知为何出现在蝙蝠洞里的闪电侠和已经换好了常服,脸色不太对劲的克拉克。

环视一圈,阿尔弗雷德不在。

“怎么了?”布鲁斯问。巴里一副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而克拉克抱着手臂站在一边,完全没有要安慰闪电的样子。

“哈尔!”巴里哀嚎一声,举高了手里的兔子,“哈尔!”

布鲁斯审视了一下那只不停耸动鼻子,有着黑珍珠一般光亮眼睛的兔子,沉着冷静地接下巴里的话,“这是哈尔?”

“对!”巴里把兔子顶在脑袋上,抓住布鲁斯的小臂上下摇晃,语速飞快,“我们约了一起吃饭,在中心城,我最喜欢的披萨店,我们喝了酒,不多,哈尔的酒量太差劲,我不想扛着他回家,吃完饭哈尔送我回家,我们道了别,我一转身的功夫,哈尔不见了,地上就只有这个!”他放开布鲁斯,把咬住他脑袋左边的小翅膀不断咀嚼拉扯的兔子抓下来,递到布鲁斯的鼻尖下面。

“这个!!!”他又强调了一遍。

布鲁斯和近在咫尺的兔子对视,兔子瞪着无辜的黑眼睛。

 

“所以,”克拉克凑了过来,面无表情,“我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布鲁斯·韦恩是蝙蝠侠的正义联盟成员是么?”

 

布鲁斯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


TBC

评论(14)
热度(138)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