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May Love Surround You

最近略累,没精力开新脑洞,就用这一更代替了。周年纪念,寄语如题,愿我们都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爱你爱你么么哒!@SJS_XD

05                                        

Lancelot把车泊进Harry家的庭院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

停靠在栅栏外的街道边,男人取下了墨镜,左手臂搭在降下的车窗上,远隔重洋的来电让他不能自制地露出笑容,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愉悦。

 对方话音停下来的时候,Lancelot清了清嗓子,让笑意不要通过声音传递得那么明显,可惜效果不太理想,“好的,亲爱的,我完全没有意见。“

对方说了什么,Lancelot再次笑了起来,放弃了和本能相左的意图,低沉磁性的嗓音简直像是勾引一样带着浓稠的甜蜜爱意,”没有什么能比你的选择更让我觉得合适的了,sweetheart,你知道的,我从不怀疑你的品味。“

可惜真心实意的恭维似乎并没有取悦到对方,Lancelot仿佛可以看到电话的另一端,对方优雅地蹙眉的样子,哦,上帝,Lancelot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这个样子的Percy都能好看地让他觉得心口发紧。

“我爱你,“挂断电话之前,Lancelot说道,“替我向小姑娘问好。“

“还有,真想快点儿在伦敦见到你。”

尾音里的期盼和惋惜终于让远在大洋彼岸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浅笑。

 

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Harry抱着Eggsy去开门,Lancelot站在门口,笑着冲两人打招呼。

“看来这就是Eggsy了。”Lancelot伸手捏了下小家伙的脸颊,“pretty  boy,Harry,天使降临。”

英俊的男人笑起来的时候会在眼角浮起轻微的细纹,凭空多出一股让小家伙觉得温和亲近的感觉,Eggsy抱着Harry的脖子,满脸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人。

“James,Eggsy。”Harry单手拥抱了老朋友,并为小家伙介绍访客。

“Uncle  James~”小男孩清脆地冲Lancelot喊道,并且像模像样地伸出了一只小手和男人握了下,一脸的煞有介事。 

Lancelot冲Harry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然后举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太阳穴的位置点了下又向前划开,半真半假地冲小男孩行了个礼,“向Eggsy致敬!”

小家伙被逗得笑个不停。

 

Lee赶来的时候,那三个男人已经喝掉了一半的啤酒,Merlin还开了Harry的酒柜,给大家调了正宗的马丁尼,Lancelot充满怀念地赞扬着老友越发精湛的技艺。

“Michelle呢?”没在Lee身边看到他的妻子,Harry问了句。

“她说这是boys' party,让我们玩得高兴点儿。”Lee一边脱掉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一边回答。

Merlin鼓了下掌,“Very nice,Mrs.Unwin,不能更贴心!”

Lee在沙发右边的角落坐下,转身靠向旁边座椅里自娱自乐的儿子,“Hey,宝贝儿子!”

Harry窝在他钟爱的藤椅里,慢条斯理地喝着杯子里的马丁尼,藤椅足够大,Eggsy在他身边的空余处,摆弄着一个雪花球。听到自己老爸的召唤声,Eggsy放下玩具,小手捧住Lee凑过来的脸,嘴巴贴上去,响亮地在Lee的脸颊上“啵”了下。

Lee大笑了起来,伸手把自己儿子抱过来,揉了揉小家伙脑袋上软软的金色头发,小家伙不高兴地挣扎了两下,直到Harry把雪花球递回到他手里,才安分地坐在Lee的腿上。

 

“什么?!结婚?你说真的?”Merlin一脸惊讶,给Lee递酒的手臂停在半空中,维持着原来的姿势,Lee一样是不可思议地张着嘴,没去接Merlin递过来的那瓶啤酒。

“别这样,朋友们,看看Harry,他看起来可比你们要有风度多了。”Lancelot好笑地看着好友们的表情,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发给自己的爱人看看。

Harry对此不发表意见,只是淡定地抿了口杯子里的酒,Eggsy早就从自己老爸那边爬了回来,此刻正窝在Harry怀里,对绅士先生杯中的透明液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小家伙的手攀着Harry的胳膊,小鼻子凑到杯子前努力地嗅着。

Harry对仰起脑袋一脸热切地看他的Eggsy摇了摇头,小家伙不高兴地瘪起了嘴,绅士先生考虑了下,然后用牙签把泡在酒里的樱桃取了出来,递给了他。

短暂的震惊过后,Merlin和Lee终于想起来恭喜好友,并且对Lancelot的另一半是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其实你们该知道他的,”Lancelot笑了起来,“还记得么,历史系的Percival。”

Merlin和Lee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再次傻气地张大了嘴巴。

天啊,他们的老伙计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历史系的Percival啊!那个可以把图书馆里砖头厚的专业文献里的内容一字不差地背出来的男人,法语、德语、丹麦语、拉丁语和古希伯来语都能流利使用如同母语,严谨克制堪称典范,让整个牛津大学的学生都对之肃然起敬的Percival啊!

Lancelot满意地看着这个场面,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Michelle开车来接晚归的丈夫的时候,Lancelot已经先行离开了,据说要回去等Percival的电话,Merlin和Harry一起站在门廊前目送仍处于震惊状态的Lee抱着儿子坐上了副驾驶。

Michelle对两位先生挥了挥手,然后发动了汽车,而Eggsy因为那颗酒渍樱桃早早地就睡了过去,年轻的父母都没注意到儿子的意外醉酒,只当他是玩累了,Harry为此松了口气。

Merlin在告辞之前终于想起来自己有件事忘了通知Harry,“你该回公司看看了,老爷子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了,我已经找不到理由搪塞他了。”

Harry对他笑了笑,然后,坚定地利索地关上了房门。

TBC

评论(4)
热度(47)

© 淮左 / Powered by LOFTER